首页    >    观点

6.9%,中国经济进入“破茧期”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2017-04-20 08:37
摘要:2017年一季度的成绩,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8654亿元,同比增长3.0%;第二产业增加值70005亿元,增长6.4%;第三产业增加值102024亿元,增长7.7%。第三产业增速明显高于整体经济增速的6.9%,作为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来源,第三产业对增长的贡献度达到61.7%。

6.9%,这是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的成绩单。一年半之前的2015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为6.9%,这是中国经济近年来增速首度降至7%以下,来到“6时代”的开端。此后,6.8%、6.7%……中国经济增速出现下行,甚至存在“L型走势能否稳住”之问。直到2016年第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回升至6.8%,上行才重新到来。然而,上行的到来是偶然,还是趋势?还须2017年第一季度才能给出答案。如今,6.9%,这一成绩说明,一年半以来,中国经济走出了一条“U”型轨迹。当六个季度以来的最高增速随着“L+I=U”中的“I”拐点而到来,“U”的含义,就不仅有速度,或许还有激情。

一年半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什么?应该说,是一支内外部矛盾交织中的“破阵曲”。2015年起,世界经济进入金融危机后一个新的困难时期,2015年当年世界经济增速创造了2009年之后最低纪录,国际贸易总量持续萎缩,大宗商品价格深度下跌,国际金融市场震荡加剧,并且对中国金融市场造成直接冲击和影响。与此同时,在中国国内,经济上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凸显,面临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复杂局面。2015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速“破7”,既有为进行结构调整而主动选择的因素,也有传统动能趋于疲软的被动性因素。

在这样的局面下,中国经济来到了“十三五”时期。作为“十三五”开局大计,“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改革措施贯穿2016年始终。这一年,仅钢铁、煤炭行业的“去产能”规模,就达到退出钢铁产能超过6500万吨,退出煤炭产能2.9亿吨。而在2016年,外部环境是世界经济和贸易增速再创2009年之后新低——比2015年还低,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剧、地区和全球性挑战突发、多发;内部环境则是结构性问题突出、风险隐患显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局面比2015年还复杂。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2016年四季度到2017年一季度,宏观经济还是出现连续上行势头。如果仔细分析带来这种上行势头的动力何在,就一定会发现,这一支“破阵曲”不可谓不波澜壮阔。

2017年一季度的成绩,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8654亿元,同比增长3.0%;第二产业增加值70005亿元,增长6.4%;第三产业增加值102024亿元,增长7.7%。第三产业增速明显高于整体经济增速的6.9%,作为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来源,第三产业对增长的贡献度达到61.7%。

这就引出两个明显的问题:一是第三产业中的哪些产业是强劲的增长动力?二是第二产业增加值低于整体经济增速,应该如何分析?

2017年一季度,第三产业中商务活动指数位于55.0%以上的较高景气区间的行业有:零售业、航空运输业、邮政业、互联网及软件信息技术服务业、货币金融服务、资本市场服务和保险业等。而在第二产业中,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3.4%和12.0%,明显高于整体经济增速。在细分行业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同比增长14.9%,汽车制造业同比增长15.3%,通用设备制造业同比增长10.6%;而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分别仅增长5.0%、1.0%,采矿业甚至为-2.4%。概括起来看就是:现代服务业、高端和中端制造业成为拉动经济前行的发动机,而属于上一个时期主要增长动力的传统产业增速已落后于整体,甚至出现萎缩。

换一个角度,从需求来看经济,2017年一季度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77.2%,而资本的贡献是18.6%。消费的贡献度上升了,对资本的依赖下降了。在经济结构明显变化的同时,一些衡量经济运行结果指标也都表现亮眼:2017年一季度CPI(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1.4%,扣除食品和能源之后的核心CPI上涨2%;一季度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7.4%。一季度城镇新增就业334万人,比去年同期多增了16万人——这一成绩是在2016年全年增加就业1314万人(远超全球其他国家新增就业人数总和)的高起点基础上取得的。从国际收支来看,一季度货物贸易顺差超过4500亿元人民币。

概括这些成绩背后的原因,可以说,在人口城市化率持续提高、就业持续稳定、居民收入涨幅持续快于国内生产总值增幅的形势下,中国经济结构正在持续优化,中高端产业和新兴产业代替低端和传统产业,成为经济运行中最活跃的因素。经济的优化过程应该用什么词来描述呢?中高端的经济结构取代原先的经济结构,必然要经历一个扬弃过程:有的部分发扬光大,有的部分废弃淘汰,而扬弃过程又会导致经济要经历一个艰辛的自我淬炼阶段,出现下行压力在所难免。而逐步经历了这一过程后,经济会进入新的、更加合理的结构。整个过程恰似“破茧成蝶”。而2017年一季度的6.9%,持续第二个季度的上行,说明中国经济经过“三去一降一补”的淬炼,已开始进入“破茧期”。

当我们使用“下行”来描述,只强调了旧动能减退这一侧面,并没有描述新动能的崛起。而“破茧期”则有着新动能逐步替代旧动能成为经济发展主要动力的意味,并且,新动力与旧动能之间关系也不是此消彼长,而是相辅相成、接力互补,新动力成为主要动力,旧动能也不是放弃,而是更新。“十三五”刚刚度过开局之年,中国经济“破茧期”的到来,意味着中国打通了创新驱动型增长、民生福祉不断提升的升级道路,人才红利和改革红利的释放空间将变得更大,新型经济增长的潜力才刚刚开始释放。

(作者贾晋京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务委员兼宏观研究部主任。)

责任编辑:罗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