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外储重回3万亿美元 谁在保驾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2017-03-15 09:11
摘要:在1月跌破3万亿美元整数关口之后,外汇储备在2月“收复失地”。据央行3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月外汇储备余额30051.2亿美元,较上月增加69.16亿美元,且为去年6月以来首次回升。业内人士认为,影响外储变化的,还有一些“定”与“不定”的因素。

在1月跌破3万亿美元整数关口之后,外汇储备在2月“收复失地”。据央行3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月外汇储备余额30051.2亿美元,较上月增加69.16亿美元,且为去年6月以来首次回升。业内人士认为,影响外储变化的,还有一些“定”与“不定”的因素。

结束七连跌

1月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美元,降至29982亿美元,曾一度打破一些市场人士的预期。有人士认为,跌破这个心理关口后会有点被动。与此同时,外管局在今年初多次强调,我国的资本外流已经出现减速势头,1月的外储表现似乎也与这个说法有些背离。

但这一说法很快在2月得到了印证。央行3月7日下午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外汇储备超过预期的29690亿美元,达到30051.2亿美元,虽然环比只是小幅增加69.16亿美元,但已重新站回3万亿美元的关口之上,且打破了此前的七连跌。

此外,中国2月末黄金储备报5924万盎司,与1月末持平。2月末黄金储备报743.76亿美元,也比1月末的712.92亿美元有小幅上升。

事实上,外储的“回头”已有预兆,人民币在今年开年有不错的表现。据统计,截至2月28日收盘,在岸汇率较上年末累计升值806点,离岸人民币累计升值1124点,且2月人民币波动非常小,在6.85-6.88上下小幅震荡,有机构称,这几乎是近十年来单月最小的波动率。不少机构都上调了对人民币走势的预期。

此前两日,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在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前的“部长通道”访问中,也对2月的外储回升进行了“预判”。他表示,中国外汇储备充裕,并且人民币汇率、外汇储备变动等多个外汇形势指标均指向稳定。“1月数据已经有所显示,过几日将发布的2月数据中,外汇市场向好趋势会更加明显。”

在2月外储数据公布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短线涨约60点,最高至6.8894元,日内累计涨约0.14%。截至16时30分收盘,在岸人民币报6.8987,较上一交易日涨42点。

除了人民币汇率趋于稳定的因素,中金公司日前发布的报告还提到,外汇交易量下降较快、春节假日因素、贸易顺差保持高位以及管制措施更加严格等,也是推动我国外汇储备在2月转增的原因。

人民币汇率企稳成推手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企稳、国内经济回暖、贸易顺差和外汇交易规范性提升,这四个因素在外储回升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特朗普上台执政后,尽管美元仍处于加息周期,但特朗普执政团队并不希望看到美元持续不断地升值,这与特朗普重振实体经济、促进出口的政策目标是不相符的。尽管特朗普政府无法影响美联储的加息政策,但还是有各种办法影响美元汇率的走势,比如口头干预、指责其他国家操纵汇率等方式,因此特朗普时代美元汇率可能不会如预期的那么强劲,甚至还可能略显疲软。特朗普执政后,美元升值趋势逆转,相应地,人民币贬值压力也会大大缓解。

“支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因素正在不断积累。”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也做出这样的评价。除了外部美元加息带来的压力,管涛还提到,如果国内经济企稳势头进一步夯实,将有利于从根本上稳定市场信心。3月5日公布的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去年我国GDP增速6.7%,位列世界前茅。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四季度GDP增速达到6.8%,超出市场预期。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外汇收入来讲,我国贸易顺差有所增长,国际收支里面投资的流入有所增加。国内稳定经济增长的政策,使得外汇市场的信心有了较好的上升,抛售人民币、购买外汇这类投机性行为就会有所遏制。

影响外储的“定”与“不定”

“影响外汇储备的相关方面因素还是比较清楚的,有些相对比较稳定,另外的一些还具有不确定性。”赵锡军说道。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稳定向好,基本面没有根本的改变,保持中高速的增长,同时对国际收支具有稳定作用,这是“定”的部分。另外,我国不断地推进汇率改革,让人民币汇率体现市场供求,并对外汇市场的交易和跨境资本流动加强规范管理,有了更细致的管理制度,打击套汇、套利、投机性的地下转移外汇等不合规不合法的行为,引导投资者和外汇交易者有理性的预期,而不是投机性的交易。这些都包括在“定”的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就曾有很多业内人士表示,我国企业积极“走出去”,也会主动性地消耗大量外储。黄志龙在分析未来对外储变化的影响因素时也提及了这一点。他表示,长期来看,随着我国企业“走出去”战略加快推进,企业海外并购活动日益活跃,监管部门藏汇于民、由企业自主对外投资决策的战略不断推进,我国官方外汇储备还将维持稳中有降的基本态势。

“不定”的更多是外部因素。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频繁对各国强势“开炮”,其中,他曾称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这让国际各界都感到担心,一旦特朗普真的做出这样的宣布以及实施高昂的惩罚性关税等措施,将引发两个世界大国的贸易战,并蔓延到全球。

黄志龙补充分析称,如果中国出口竞争力受到贸易保护主义的压力越来越大,那么贸易顺差会减少,成为外汇储备下降的原因之一。赵锡军还提到,美国和欧洲等主要经济体都面临不确定的情况,特朗普的政策态度、英国脱欧等,都可能对国际收支带来比较大的影响。

另外,从利率期货来看,美联储在3月加息的概率超过了50%,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短期汇率市场主要风险点就在于美联储3月的议息会议,如果美联储加息,美元则可能重获上行动力,令非美货币承压。

对于今后外储的变化,外汇管理局3月7日表示,“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动能的进一步增强,跨境资金流出压力会有所缓解,但国际金融市场不确定性依然较大,外汇储备规模可能在波动中逐步趋于稳定”。不过,潘功胜再次强调,外汇储备是一个连续变量,整数关口没有什么意义。(赵锡军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罗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