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海南 市县动态 琼南 保亭

保亭县自加压力开展脱贫攻坚工作

摘要:实现现行贫困线下的1023户、3618人全部脱贫和7个贫困村脱贫出列,这是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脱贫攻坚战线上干部的共同目标。

实现现行贫困线下的1023户、3618人全部脱贫和7个贫困村脱贫出列,这是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脱贫攻坚战线上干部的共同目标。

“脱贫攻坚其实应该叫‘脱皮攻坚’。”保亭一名基层干部笑称,“咱不脱几层皮,贫困户就脱不了贫。”

6月6日,在响水镇合口村委会什有村一户人家的庭院里,几张凳子摆开,一场小型的汇报会在此展开。合口村委会副书记吉永海和驻村第一书记周刚向保亭响水镇党委书记李海雄汇报了近期的扶贫工作。

“吉伟娇是2017年新增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属于因病致贫,家里有两个小孩。目前吉伟娇已经加入合作社,自己还种些瓜菜,老婆打短工,温饱问题基本得到保障。”周刚说。

“镇里提供的公益岗位,包括护林协管员、河道协管员、村保洁员等,都已落实到人。”吉永海说。

简短的汇报会后,众人移步到建档立卡贫困户吉琼冲家里。吉琼冲是因病致贫,提起医疗保障,脸上有了笑容:“我最近一次治疗,医疗费共8000多元,住院报销后我只支付了3800元。因为我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民政局给我补贴了1700元,卫生局给我补贴了2000元,算起来我只花了150元。”

谈话之间,住在附近的吉伟娇也来了。“他们都是老熟人,经常来,有时候一周能见两三次。”吉伟娇说。

进入2018年,保亭给各级扶贫干部不断加码,层层传导压力。尤其是4月中旬以来,保亭县打赢脱贫攻坚指挥部共召开了8次专题会议,还召开过多次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会议,会议的“密集度”前所未有。

6月6日,在什玲镇界村村委会,村民黄金梅正在整理一沓扶贫手册,组织村民参加培训。

村委会组织的农业技能培训,每个月都有,有时候甚至一个月两三次。“这对贫困户种养作业有很大的帮助,大家参加的积极性很高。”驻村第一书记王焕承说,除了开培训班,组织观看脱贫致富夜校也必不可少。

即便如此,界村的农业生产仍有“死结”。界村耕地少,人均不足一亩,大规模的种植基本不可行,而村民各自种的槟榔和橡胶行情不稳,村民收入不稳定。保亭县政府有关负责人坦承,部分农业产业市场竞争力不强,在带动贫困群众稳定脱贫方面的作用发挥得不太充分,乡镇和村委会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及时调整方向。

界村的王锋一家原先靠种植槟榔为生,但前些年槟榔行情不好,加上家里两个孩子上大学,家庭经济一下子滑到贫困线之下。纳入贫困户后,村委会干部劝说王锋在兼顾种植的同时,向养殖方向发展,不但吸纳他加入合作社,还免费提供猪崽给他。除此之外,王锋家的房子还进行了危房改造,小孩上大学每年还享受教育扶贫补助。”

“在保亭,几乎不存在解不开的扶贫‘死结’。”这得益于该县构建的脱贫攻坚三级作战体系,问题逐级反映,逐级解决,有的难题在镇一级就解决了。

保亭县打赢脱贫攻坚战指挥部在全县各乡镇、各村委会和各村小组分别设立战斗队,将乡(镇)村挂点领导、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员、村“两委”干部、帮扶责任人、村民小组组长等力量全部编入战斗队伍,组建了9个脱贫攻坚大队、60个脱贫攻坚中队、467个脱贫攻坚小队,形成高效有力的脱贫攻坚作战体系。5月30日,467名包村工作人员已全部到位。

“攻坚的劲儿丝毫不能松懈。只有跟时间赛跑,超常规开展工作,才能完成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委书记王昱正表示。(作者:文宏武 林春宏;来源: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朱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