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网是一带一路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权威网站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第二届山西酒文化博览会

新华丝路首页 > 智库报告 > 免费报告

印尼青山工业园如何有效降低对外投资风险

丝路国际产能合作促进中心 2018-05-08 14:16 黄卫峰

摘要:当我们讨论中国企业走出去这一话题时,常常会不自觉地把它和一些高大上的宏观名词联系起来,比如战略、策略、风险、合规,等等。但是当企业真正走出去以后,实际更多遭遇的是一些看似琐碎的问题。所谓“细节决定成败”,能否处理好这些小问题,实际关系到企业在走出去之后能否走得稳、走得远。本文将介绍印尼青山工业园在印尼参与国际产能合作时的三个卓有成效的实践思考。

印尼青山工业园.webp

当我们讨论中国企业走出去这一话题时,常常会不自觉地把它和一些高大上的宏观名词联系起来,比如战略、策略、风险、合规,等等。但是当企业真正走出去以后,实际更多遭遇的是一些看似琐碎的问题,比如:东道国的信教员工每天固定时间祷告,生产怎么排班?新建工厂附近的居民来示威,企业怎么办?企业团队编组的时候,是把中国员工和当地员工混编还是分开?

所谓“细节决定成败”,能否处理好这些小问题,实际关系到企业在走出去之后能否走得稳、走得远。我来介绍一下我们在印尼参与国际产能合作时的三个卓有成效的实践思考。

法宝一:建立优势互补的完整产业链

作为不锈钢产量居全球首位的民企,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印尼已经形成了从不锈钢上游原材料开采、冶炼,到下游加工制造以及运输、国际贸易等完整的产业链。

中国推动国际产能合作,主张把中国的优质产能和优势装备,同广大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化、工业化需求对接起来,既可以为全球经济持续复苏和健康增长注入新动力,又可以为中国经济稳中求进开辟新空间,还可以为各国企业合作共赢创造新机遇。

大量事实证明,中国推动国际产能合作,并非是向他国出口过剩产能,而是寻找利益契合点,因地制宜深化产能合作,将经济互补优势转化为更多实实在在的共赢成果。

印尼苏拉威西岛上,由青山系企业上海鼎信投资集团和印尼企业合作投资的青山工业园区里,已建成印尼规模最大、发展最成熟的镍铁冶炼厂,共20条RKEF工艺镍铁生产线,和年产300万吨不锈钢热轧卷板工厂。中企在印尼投资设冶炼厂,积极顺应印尼增加矿产品出口附加值、促进加工产业发展的目标,建成“镍矿开采—镍铁冶炼—不锈钢冶炼—不锈钢热轧加工”的完整产业链。在中国设备和工艺的帮助下,印尼不锈钢产业“一出世便站在高平台上”。

国际产能合作成功之本是优势互补。国际产能合作并不是把中国多余的产能转移到国外去,而是由细分行业具有全球领先地位的中国某一家企业发起或者牵头,实现这个细分行业全球产业链组合的优化,进而实现全球的供需再平衡。我们和合作伙伴一起在资源所在地印尼建成不锈钢生产基地后,再在不锈钢重要终端市场所在地建立最终产品生产厂,也就是冷轧厂。我们在印度、美国建冷轧工厂,有一个前提,必须找到当地搞冷轧板前几位的企业跟我们合作,现在都已经开工建设。

我们青山钢铁不锈钢国际产能合作成功初显主要有赖于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是“一带一路”倡议形成的国内、国外良好的环境,以及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跟印尼的良好对接。国家层面对接得好,给企业走出去带来了基础性的利好。中国政府各部委、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的全力支持、鼓励和指导下,为我们走向印尼提供了基础性保障。

第二是青山钢铁的专业实力、行业影响力、创新能力和盈利能力。这里所说的创新能力指的是在不同的资源所在地生产,必须对工艺进行若干流程上的创新。一切都要因地制宜,因国别制宜,包括技术。

第三就是印尼丰富的镍矿资源和煤炭资源。我们产业的理念就是在离资源最近的地方建产业链的前半段,离市场最近的地方建产业链的后半段。

第四就是中国金融机构的的精准助推。比如国家开发银行很早就在印尼有一个工作组,他们对印尼的国别情况很了解,对印尼的政策和法规研究的很透,我们可以据此做反向验证,如果他们不能支持我们,那么我们就得小心,开发性金融机构的前瞻性、全局性和专业性坚定了我们进入印尼的信心。

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等中国大型金融机构都给了青山园区项目中长期项目的融资支持,我们不是仅仅将此作为资金支持行为,还将此作为对我们切入印尼姿势的校正,他们科学而又强势的贷前评估,贷中、贷后监管,倒逼我们进一步强化企业管理,提高国际化水准,从而进一步增强国际竞争力。

法宝二:在东道国践行社会责任

践行社会责任是在印尼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基本原则。我们2009年开始在印尼采矿,经印尼政府审批后需要砍伐开采区的生产用森林。这就涉及到生态保护和环境保护,环境保护、生态保护是必须支付的刚性成本。我们首先做的是在矿区复垦,恢复生态。

其次我们培养印尼的员工,到2017年底我们园区的印尼员工已经达到1.9万多人,这是我们在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内,为印尼创造的直接就业岗位,间接就业岗位就更多了。青山园区印尼员工拥有的摩托车已达12000多辆,这就是员工生活改善的例证之一。

印尼总统2015年5月29日到青山园区视察,在演讲中概括起来就是讲了两句话,第一句,镍矿以前是一吨26美元,现在镍铁是一吨2000美元,将来不锈钢是一吨2600美元。第二句建议当地居民会养鸡的养鸡,会种菜的种菜,会养羊的养羊,会捕捞的捕捞,借此机会改善生活,这都是间接岗位。

再次我们双语化,印尼的民族情结是相当强的。我们所有的工艺文件、准则、制度、建造标准不管怎么多难翻译,要么就不写,写出来的、登出来的必须是双语。

还有我们参照中国“开发性扶贫”的经验,把工程对本地资源的需求转化为周边村民的致富机会,而不是仅仅向外地供应商采购。项目建设期需要大量的石、沙,我们购买了若干抽沙机,组织当地居民现场学习,并无偿赠送,村民非常高兴,如愿产出河沙、碎石,办齐了政府相关手续出售给工地。如此等等,使周边村民这几年切实致富,村容村貌大改观,成为园区友好邻居。

我们承担社会责任的具体实施中,我们紧紧依据印尼文化和当地特点。比如,当地民风淳朴,我们免费供电给药,他们一般不会多要滥用,因此我们才敢推行此项措施;我们坚持惠及家家户户,避免被克扣挪用;同时控制做好事节奏,确保细水长流,容忍保持“还不够满意”的呼声;同时注重从了解村民贫富差距拉开情况和亲亲疏疏情况中分析村情,适度施以优惠调节,防止村民两级分化和出现“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法宝三:文明交流,文明互鉴,文明共存

我们一个很深刻的体会就是,国际产能合作真正要做到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

首先是我们印尼园区管理团队必须自觉研究,主动接受、善于遵守印尼法律法规和社会文化。先要将在中国法律环境下办厂做事形成习惯理一理,清除不适合当地法律环境和社会文化的东西。杜绝凭“想当然”、“老经验”做事。

我们要想明白:我们在印尼相对落后的外岛(指爪哇岛以外)投资建设无疑大大拉动当地经济造福当地人民,但当地政府和居民未必全部如此认为。我们必须采取切实措施、施行具体优抚,完善应对预案,消除他们长期平静生活突然被打破、外国面孔外来文化突然出现并快速增加而带来的心态不平衡和自然抗拒,使他们真切产生认同感和获得感。为此我们切实而为,不懈而为,持续而为。

其次,致力于促进园区内部两国员工和谐共事友好相处。

积极促进印尼籍员工和中国籍员工的亲密相处、培育不同国籍的全体员工和中国籍员工的亲密相处、培育不同国籍的全体员工企业归属感从而忠于企业是园区、企业稳定安全的重要环节。

我们要清除中国籍高管、骨干及中国籍员工头脑中道听途说而先入为主的关于印尼人的印象,引导大家多发现印尼人闪光的正面,一分为二看人,从内心喜欢上印尼籍员工并培训培养他们以习惯的方式为企业尽心尽责,从而消除两国员工隔阂乃至矛盾的基础。现在中国籍高管骨干已经如数家珍地摆数印尼籍员工可贵的优点,印尼籍员工企业归属感日益加强,不少人被提升重用。

同时通过实行两国员工混搭编班,鼓励师傅带徒弟、鼓励两国员工技术交流和互学语言、举办业余趣味运动会球类比赛等活动融合两国员工。

在处理好入区企业间、不同车间班组部门间日常工作矛盾的同时,密切关注并及时化解两国员工间细微矛盾及其矛盾苗头。

再次,尊重当地宗教信仰和文化习俗。

我们绝不允许中国籍员工有不尊重当地宗教的语言和行为,并作为规章制度、出国上岗教育和日常管理的固定内容。

所有典礼仪式,无论规模大小,程序繁简,一个不可减少的环节是请伊斯兰教阿訇祈祷祈福。我们在园区内外建有三个大型清真寺(佐科总统视察园区时就在其中一个清真寺中祈祷并予以赞扬)和多个小型清真寺和祈祷场所。

2015年初,鉴于印尼员工和中国员工大幅增加和新生活区落成,对为数众多的印尼员工食堂和中国员工食堂进行大规模相对集中和调整,于是各个原食堂按计划在一夜内清扫搬迁完毕第二天按新的安排开伙就餐,深夜印尼员工向中国高管提出一个我们从不知道的问题,由于新的印尼员工大食堂曾经烧过中国菜而储藏烹饪过猪肉,必须经过一昼夜符合伊斯兰教习俗的清理处置后才能烧印尼菜,我们不说二话,马上紧急采取措施,保证不违背伊斯兰习俗又能让全体员工及时吃上饭。

最后一点是依法有效化解周边矛盾,不高调,不树敌,不成全“意见领袖”。去年一年我们青山园区周边镇村组织,社会组织和个人,向所在地区警察局提出的示威抗议游行请求有74次,警察局批了62次。我们通过各种手段化解了37次,举行了游行示威26次。这26次里面的25次我们都成功地拒于园区之外。实际上,游行示威是一种诉求表达形式,习以为常,关键在于我们如何解决。

此类情况出现时,一概由以印尼籍管理人员为主的园区开发公司总揽解决。采用合法、合情、合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问题分类解决的化解思路。比如在游行示威后的谈判环节,我们不采用国内常用的要对方派少数代表集中大家意见来谈判的方法,而是一、二十名谈判代表且人员不固定,以避免提高“意见领袖”的声望。

(黄卫峰 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园区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青山钢铁董事局副主席)

责任编辑:王国腾

相关阅读 投资风险 合规管理

精彩视频

新华丝路数据库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