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网是一带一路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权威网站

2018重庆江津新加坡招商推介会

新华丝路首页 > 丝路文化

2018博洛尼亚童书展:中外童书出版人碰撞了什么

中华读书报 2018-04-02 14:25

摘要:随着中国童书市场规模的持续扩大,中国出版人、童书作家、画家在国际出版领域活跃度的不断提升,中国作家、画家以及出版机构在国际出版领域当中受到更多关注,中外童书出版的合作模式,也从简单的版权引进与输出,升级为全球化背景下的合作出版。

随着中国童书市场规模的持续扩大,中国出版人、童书作家、画家在国际出版领域活跃度的不断提升,中国作家、画家以及出版机构在国际出版领域当中受到更多关注,中外童书出版的合作模式,也从简单的版权引进与输出,升级为全球化背景下的合作出版。

中外童书类型的新趋势有哪些?中外童书出版合作将有哪些新模式?社交媒体时代如何影响童书出版?数字化出版怎样改变童书出版?如何为全世界的孩子推广公益阅读?这些问题引起了中外童书出版人的广泛关注。

就在今天,在世界最大童书展——2018博洛尼亚童书展现场,博洛尼亚展览馆,由中国出版协会中国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办、接力出版社承办,主题为“中外童书出版、合作新趋势”的中外童书出版合作产业论坛举办。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部门相关负责人赵海云、许正明,CBBY主席、中国版协少读工委主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安徽少儿出版社社长张克文,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张建康,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中国上海作协副主席、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北京奇幻彩蛋影视传媒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祁骥,英国尤斯伯恩出版公司创始人、总经理皮特·尤斯伯恩,法国伽利玛少儿出版社首席执行官海德薇吉·帕斯克,企鹅兰登童书出版集团出版总监弗朗西丝卡·道威,美国学者出版公司授权总监詹妮弗·鲍威尔与会,激烈碰撞出版观点。论坛由接力出版社总编辑、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白冰主持。

焦点一:童书出版经营新业态

互联网时代,数字技术出版凭借其技术的快速发展,正在从多个领域改变出版产业的样貌。面对这样的趋势,来自中外的童书出版人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看来,面对互联网时代,童书出版将在内容的表达方式、产品形式、发行渠道和营销方式上发生新的变化。习惯了互联网的儿童读者已经不再满足于文字、图画,他们还希望能够在书里听到声音、看到连续的画面。因此,纸质读物中使用AR、VR技术,在中国童书出版中就成为了常用手段。儿童读者喜爱的听书产品市场发展速度更是惊人。“凯叔讲故事”目前是影响力最大的有声故事平台,创办时间不到5年,累计用户已超过1400万。喜马拉雅、口袋故事、小伴龙等也很有影响力。这些都是由个人创办的自媒体平台,出版社在这个市场上的市场份额还有待扩大。

在发行渠道和营销方式上,2017年中国零售市场上销售的儿童图书有8.4亿册,其中通过网络书店销售的大约占60%,当当和京东在网络渠道中最为重要,对于童书出版人来说,最感兴趣的还有社群营销平台。这类平台通常以一个核心人物的自媒体为基础,这个核心人物对儿童阅读有令人信服的见解和经验,拥有几十万、几百万甚至更多的粉丝。同传统网络渠道相比,社群营销平台定位更加具体、专业,更加适应读者分层次、个性化的阅读需求,最近两年发展很快。同时读者倾向于选择阅读体验和服务更好的出版社的图书,在互联网、移动通信、大数据等新技术的支持下,新的服务使得读者获得了更好的阅读体验和服务。

最后,李学谦表示,互联网没有改变图书出版的本质,内容依旧是最重要的,互联网也没有使孩子抛弃纸书,但是,童书出版人不能无视互联网的存在,要有能力实现全媒体出版,实现线上线下全渠道的发行、营销工作。

面对不断变化的数字发展新趋势,安徽少儿出版社社长张克文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中国有3.67亿少年儿童,有7.72亿网民,10至19岁少年儿童网民规模超过1.5亿,中国童书出版跨媒体的需求巨大。中国政府也在高度重视并推动数字化出版的发展,并专门出台各种政策鼓励转型。并且随着新媒体兴起,新媒体终端呈现多元化特点,PC端、智能手机端、平板电脑端、专业电子书阅读器等各种终端,构成了出版数字化的技术背景。

目前,绝大多数中国童书出版社基本上完成了纸质图书的初级数字化进程,并在产品上实现突破,通过二维码技术,AR、VR技术,增加图书的附加值,拉长产业链,并且探索平台和流程的再造,例如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通过建立协同编撰平台,实现全媒体、多介质的复合出版,完成由内容提供商到信息服务商的转变;接力出版社天鹅阅读网平台,通过多媒体融合,将网络阅读、纸质图书以及垂直社区融为一体。

随着中国出版数字化进程,童书出版数字化也出现了许多新变化。以知识付费和有声产品为主的数字出版产品不断增多,童书数字出版项目类型不断丰富。童书数字出版与互联网产品运营越来越紧密,包括产品开发、运营、竞争打法,甚至整个互联网生态圈的建立。

焦点二:童书发展新机遇在哪里

对于中国的童书出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作为中国童书发展的亲历者,分享了她的看法。秦文君认为,童书出版“前景明丽,势不可挡”。目前中国的专业少儿出版社正不断壮大,童书种类也不断丰富,童书的装帧也更加漂亮。在过去十年间,中国的童书每年以两位百分数增长,这与政府书香社会的倡导、农村城镇化的进程以及父母更加重视亲子阅读等条件密不可分。同时,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推行,儿童阅读者的基数不断增加,未来的十年童书市场会继续高速增长。

对于中国的童书来说,品牌的建立也极为重要,目前中国童书既有经典的老品牌,又有优秀的新品牌,建立品牌是艰苦的过程,需要童书出版人艰苦的努力。

同时,在秦文君看来,中国的童书也有不足,仅从题材方面来看,原创童书幻想类作品的“想象力”相对薄弱,原创图画书也有提升的空间。这些都需要中国的出版人一起努力改善。

焦点三:童书出版新尝试

全球化进程催生全球化的合作新模式,在中国童书日益受到国际出版领域关注的同时,中外童书合作的方式也不断深化并日益多样。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张建康介绍了国际合作的相关经验。多年来,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引进了一批海外儿童文学名家名作,同时将感动中国孩子的故事介绍到海外,并通过“曹文轩儿童文学奖”的设立,培养有海外推广潜力的儿童文学作家队伍。

在此基础上,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开始尝试国际组稿,在国际范围内组织一流作家的作品在中国首版,并通过版权贸易平台向世界推广。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致力于打造四大版权输出平台,分别是依托美国的凤凰国际出版公司(PIP)成立的红翼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与法国阿歇特集团共同成立的凤凰阿歇特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凤凰集团国际(伦敦)公司及全资控股子公司仙那都出版社;凤凰传媒国际(澳大利亚)公司及澳大利亚仙那都出版社。依靠上述平台的力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已经实现向北美、英、法、澳大利亚批量输出童书百余种,累计销售4万多册,实现销售收入35万美元。

关于中外童书出版合作新模式,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分享了他的观点和经验。

首先,童书创作者之间的合作方式不断创新,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和巴西知名插画家、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罗杰·米罗合作出品的《羽毛》《柠檬蝶》,以及接力出版社总编辑、儿童文学作家白冰和贝尔格莱德国际插画奖“金钢笔奖”、日本野间插画奖获得者阿明哈桑·谢里夫共同创作的《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等作品为例,联合制作不仅是中国儿童作品走向世界的新思路、新方法,更可以把中华优秀文化传递给世界,在与世界分享的同时,为国际童书市场带来生机与活力。

在中国出版人努力寻找走出去的突破口时,国外众多出版机构也在积极了解中国。中外出版机构之间的合作也在不断深入并不断创新。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国出版社在扎根本土的同时,通过资本合作,成立新的出版机构或共同推出好的童书产品,为中外童书不断丰富品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另一方面,整合资源、扎根海外也是中外出版机构合作的新模式。

2016年10月,接力出版社埃及分社注册成功并正式运营。这是中国少儿出版社首次在海外建立分社。截至目前,埃及分社共有26种阿拉伯语版图书已在埃及开罗印刷出版。同时,通过品牌合作,填补空白,共同开拓市场也是中外童书合作的新举措。

中外机构共同组织论坛及设立奖项,增进深度文化交流也是国际合作的新举措。2018年3月,接力出版社还将设立“比安基国际文学奖”,将中国优秀的自然文学作家作品译介到俄罗斯,引进俄罗斯优秀的自然文学作家作品,引导中国青少年读者与世界其他各国的青少年读者同步阅读。此外,接力出版社还与俄罗斯莫斯科州立国家儿童图书馆、中国海洋大学合作,促进中俄文学创作界、评论界、出版界与青少年之间的交流,增进中俄两国人民的友谊。

接力出版社已经和东盟多个国家的少儿出版机构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成立中国—东盟少儿出版联盟,共同举办“中国—东盟国际少儿出版论坛”,推动国际出版行业发展,深度合作开展少儿阅读活动,探索新的国际合作模式。

作为世界著名童书出版人,英国尤斯伯恩出版公司创始人皮特·尤斯伯恩先生从多个角度分享了自己对世界童书发展的看法。

随着女性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大幅提高,以及更多家庭对于教育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购买图书成为越来越多家庭的重要选择,因此优质图书的供应量逐渐增多,尤其在中国,优质图书的出版数量近年来出现了暴涨的态势,每个家长都想把最好的图书给自己的孩子。而随着全球化的进程,大多数国家的家庭都希望孩子具有良好的英语水平,因此,在全球范围内原汁原味的英文图书需求越来越大,而像J·K·罗琳这样的童书作家也对儿童文学作品整体质量的提升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而关于未来童书的新题材或新形式,尤斯伯恩认为变化不大,孩子们愿意阅读的知识领域有限,类似恐龙、海盗、童话故事、太空等知识领域比较受孩子的欢迎。虽然偶然会有例如计算机科技的新领域会成为新的创作题材,但是,这种情况非常少见。因此童书出版人要不断地找到“新酒”,装进“酒瓶子”里。

社交媒体虽然对于人们的社交以及童书产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实体书店依旧会存在,尤其是对于童书而言,实体书店提供的阅读服务和阅读氛围非常重要。

帮助世界贫困儿童阅读,数字化产品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也是尤斯伯恩长期关注的问题,尤斯伯恩早在几年前就成立了尤斯伯恩基金会,并制作了三款电子游戏产品,帮助图书很少但是拥有很多“电子屏幕”的家庭——这些产品通过孩子与游戏的互动,让孩子在学习到相关知识的同时,也学习从“阅读技巧”到“阅读意愿”的转变。

焦点四:童书开发新IP

全版权多元化的IP开发运营,是近年来国际文化产业的亮点之一,北京奇幻彩蛋影视传媒有限公司CEO、“大王书”项目发起人祁骥介绍正在进行的“大王书”系列IP运营项目进度和市场分析。在祁骥看来,成熟的ACG产业链,帮助很多优秀的图书作品被改编成为电影,产生了更大的价值。随着动漫、剧集、游戏等周边开发方式不断扩展,小说读者、影视剧观众、游戏玩家快速融合,使得文学作者、出版商、发行商相互配合,螺旋上升,并使优秀的作品传播更为广泛有效,其社会的价值和市场的价值也体现得更加充分。作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唯一一部长篇幻想作品,“大王书”系列以儿童的视角、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勾勒出了中国人的远古神话世界,雄厚的文学基础对于电影的内容是最坚实的保证。

在此次论坛上,祁骥介绍了目前“大王书”系列的计划和最新进展,展示了借鉴中国神话典籍《山海经》所设计的“大王书”中的世界地图和世界运转体系,以及书中的形象“鲲”“猼訑”等。“大王书”不仅将会拍成电影,同时还会开发成多元化的IP产品。影视、动漫剧集、游戏、手办、文具、童装等衍生产品将有计划地延展至市场相关领域,为《大王书》电影先行预热市场,并伴随着《大王书》电影的热映,将“大王书”培养成一个文化热点。

法国伽利玛少儿出版社首席执行官海德薇吉·帕斯克、企鹅兰登童书出版集团出版总监弗朗西丝卡·道威、美国学者出版公司授权总监詹妮弗·鲍威尔也就相关问题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责任编辑:顾雯丽

相关阅读 2018博洛尼亚童书展 中外童书

精彩视频

这里是一个广告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