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网是一带一路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权威网站

“一带一路”老-中合作论坛官网

新华丝路首页 > 智库报告 > 免费报告

“冰上丝绸之路”有了“指北针”

《中国产经新闻》 2018-02-12 11:46

摘要:近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据悉,这是我国政府在北极政策方面发表的第一部白皮书。更为重要的是,在白皮书中,我国表达了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并计划把北极纳入“一带一路”倡议。

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

近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据悉,这是我国政府在北极政策方面发表的第一部白皮书。更为重要的是,在白皮书中,我国表达了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并计划把北极纳入“一带一路”倡议。  

“冰上丝绸之路”有了“指北针”

北极治理需要各利益攸关方的参与和贡献,而我国一直都是北极事务的积极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

在白皮书中,我国明确表示,愿本着“尊重、合作、共赢、可持续”的基本原则,与有关各方一道,积极应对北极变化带来的挑战,共同认识北极、保护北极、利用北极和参与治理北极。我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努力为北极发展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愿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维护和促进北极的和平、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更引人关注的是,白皮书中还表达了我国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冰上丝绸之路”,简单来说就是指穿越北极圈,连接北美、东亚和西欧三大经济中心的海运航道。据悉,通过“冰上丝绸之路”,我国上海以北港口到欧洲西部、北海、波罗的海等港口将比传统航线航程缩短25%-55%。一直以来,我国海运运费支出一般占外贸进出口总额10%左右,但到2020年,如果北极航线完全打开,用北极航线替代传统航线,每年可节省533亿到1274亿美元的国际贸易海运成本。

由此,业内人士指出,此次由我国官方阐述的第一份北极政策的文件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它意味着“冰上丝绸之路”建设将有纲可依、有策可循,“冰上丝绸之路”将拥有“指北针”。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主任陈晓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实习研究员张婷婷就撰文表示:“白皮书对参与北极航道开发利用进行了具体论述,从具体操作层面为`冰上丝绸之路’制定了行动策略,可以说是`冰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指导手册。”

譬如:白皮书中指出,中国鼓励企业参与北极航道基础设施建设;中国重视北极航道的航行安全;白皮书主张在北极航道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方面加强国际合作等。

另外,陈晓晨还指出,白皮书的发布意义是多方面的。首先,白皮书昭示了中国愿意加大参与北极合作;其次是澄清外界质疑、表达中国立场,尤其是尊重北极域内国家,尊重北极既有的权力结构;第三中国作为北极域外国家,也希望通过发布白皮书的方式来广泛寻找域内、域外、新兴国家的通联合作。

从白皮书的表述看,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四个原则是尊重、合作、共赢、可持续。这四个原则背后大有深意,应当成为“冰上丝绸之路”的指导原则。陈晓晨认为,中国作为北极域外国家,与北极域内外国家开展合作将会是中国参与北极开发的主要方式。俄罗斯是北冰洋最大沿岸国,也是中国的陆上邻国,中俄合作共建“冰上丝绸之路”毫无疑问具有特殊重要性。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冰上丝绸之路”是开放式、多元化的合作,不会局限于“小团体”或是双边。未来,与中国有合作愿望的国家,都可以成为中国在北极地区的合作对象。芬兰、丹麦、加拿大等北极域内国家也完全可以参与到“冰上丝绸之路”建设中。

“一带一路”的重要方向

实际上,在白皮书中,我国不仅表达了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的愿景,还计划把北极纳入“一带一路”倡议。

彭博社由此也报道称,近期随着北极和拉美被纳入版图,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已经真正实现全球化。目前只有美国、加拿大和日本尚未加入这个旨在建设或升级公路、铁路、港口和管道网络的计划。

那么,建设“冰上丝绸之路”与建设“一带一路”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呢?

从白皮书中的四项原则来看,建设“冰上丝绸之路”和建设“一带一路”似乎有着相当多的类似性。更准确地来说,“`冰上丝绸之路’不仅仅是关于北极航道的开发,其实还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方向。”陈晓晨指出。

“一带一路”涵盖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包括印度洋、南太平洋、北冰洋方向,其中的北冰洋方向已经被具体化为“冰上丝绸之路”。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义桅认为,当前一些国家将北极军事化,甚至引发领土争端,这些都违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在此背景下,中国需要积极参与北极事务。而与一些国家不同,中国参与北极事务是从维护北极为人类服务的角度出发,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而不是将其变为博弈的平台、对抗的前沿。

王义桅表示,2017年“一带一路”进入到了2.0版,从原来的欧亚大陆延伸到了北极、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区、非洲等。从空间上看,“一带一路”早就超越了古丝绸之路;从时间上看,“一带一路”也不再是复兴的概念,它更多的是面向未来,解决人类面临的一些新问题。最近出台的《中国的北极政策》明确体现出,“一带一路”是打造陆上、天上、海上、网上四位一体的深刻联通。

另一方面,追溯起来,2015年中俄总理第二十次会晤联合公报中,“冰上丝绸之路”的雏形就已经出现,当时的表述是“加强北方海航道开发利用合作,开展北极航运研究”;之后到了2017年5月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冰上丝绸之路”的一框架就更明晰了,俄方更明确表示:“希望中国能利用北极航道,把北极航道同`一带一路’连接起来。”

因此,从上述表述来看,“建设`冰上丝绸之路’也是`一带一路’拓展新疆域,延伸到更广的地域、更新的领域的表现。”陈晓晨对记者补充强调,当然无论“一带一路”如何拓展疆域,其核心还是不变的,“一带一路”会秉持国际合作中共同发展的宗旨与核心,这也是“冰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核心。

陈晓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主任、研究员  王义桅 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2月13日《中国产经新闻》。 

责任编辑:王国腾

相关阅读 一带一路 冰上丝绸之路 中国的北极政策

精彩视频

新华丝路数据库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