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网是一带一路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权威网站

2017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

新华丝路首页 > 一带一路问答 > 一带一路问答

“一带一路”倡议的基本内涵

2017-10-30 15:55

摘要: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揭开了复兴古丝绸之路的新篇章。共建“一带一路”旨在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新构架。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揭开了复兴古丝绸之路的新篇章。共建“一带一路”旨在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新构架。其基本内涵在于,紧密结合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深入发展的新形势,更好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更好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坚持开放的发展、合作的发展、共赢的发展,坚持双边、多边、区域次区域开放合作,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和有力抓手,扩大同沿线各国的战略契合点和利益汇合点,有序推进陆海统筹、东西互济的商品资源物流大通道建设,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着力推动双多边经贸投资合作上水平、上台阶,积极推动与沿线国家和地区开展投资协定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促进区域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形成以“一带一路”为两翼、以周边国家为基础、以沿线国家为重点、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为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和亚太自贸区(FTAAP)奠定坚实基础。同时,加快培育和提升我国企业参与和引领国际合作竞争新优势,着力推动国内优势产业向全球产业价值链中高端迈进,不断强化我对区域经济合作进程的主导性影响,为我与沿线各国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安全互助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创造有利条件,为继续抓住用好进而拓展延伸我国重要战略机遇期提供重要战略支撑。其具体内涵特征主要是:

1、“一带一路”倡议是新一轮对外开放的最综合方案

纵观改革开放30多年的历程,我国立足基本国情、结合自身发展阶段和要素资源禀赋条件,与时俱进实施了一系列对外开放战略。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实行的对外开放战略,既是统领国家整体对外开放的最大战略,也是我们必须长期坚持的一项基本国策。在这一开放战略指引下,我国先后实行了进口替代战略、出口导向战略和利用外资战略。在新世纪之交,我国又提出了实施走出去战略,鼓励和支持企业开展对外直接投资。同时,紧紧抓住加入WTO的契机,积极推动国内规则与国际规则接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为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更好适应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大趋势,在坚持世界贸易体制规则的同时,把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应该说,这些战略的提出与实施,对于推动我国国内改革和发展、提高对外开放层次和水平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但也不难注意到,这些战略大多仅侧重于涉外经济的某个领域或某些方面,开放的内容和范围不够全面完整,开放的路径和重点也不够明晰具体,甚至有的至今也尚无相应的规划和可操作的实施方案。而“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不仅突破了这些战略的专一性和局限性,而且融合了这些战略的契合点和交汇点,从而成为新的历史条件下更好统筹我国出口和进口、引进来和走出去、全球经济合作和区域经济合作的最具综合性的国家开放战略。这将对我国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推动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具有重要的引领和支撑作用。

2、“一带一路”倡议是以经济合作为核心的跨领域方案

始于2000多年前的古丝绸之路,既是通往沿线各国的商贸之路,也是东西方文化交流、文明互鉴之路,更是平等互利、合作共赢之路。今天,我们重提新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并强调它是一种经济行为,是推动欧亚非经济合作的重要平台,是对千年古丝绸文化与精神的传承与弘扬,不涉及政治、安全等领域,这对于消除各方疑虑、加强相互合作、增强彼此战略互信应该说比较有利。但不可否认的是,伴随着“一带一路”的持续推进,地缘政治和安全溢出效应将会不断显现和强化,并可能会上升为大国竞争博弈的焦点。就经济、政治和安全的关系而言,三者应是相互交织、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这其中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保障,安全是关键。这意味着在探讨和赋予“一带一路”内涵时,既不能背离古丝绸之路所承载的商贸和人文精神,但也不能仅仅局限于此,而忽视其应有的政治、安全内涵。换言之,“一带一路”虽然是以经济合作为核心内容的,但绝非仅囿于经济领域或排斥其他领域的合作,其基本内涵应当更具时代特征,且丰富而多元,不仅涉及经济领域,也涉及文化和人文领域;不仅涉及政治和外交领域,也涉及安全乃至信息网络安全和生态安全领域。

3、“一带一路”战略是将陆、海两个各具特点的丝绸之路有机融合的地缘空间战略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共同推动欧亚非大陆与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相互连接的陆海一体化战略,虽然它们被简称为“一带一路”,但两者却各具特征、各有侧重。这就要求在共建“一带一路”进程中,不能简单地将“一带”和“一路”混为一谈,而是要在统筹推进中加以区别对待,在整体部署下予以分类实施。首先,从战略走向看,“一带”战略着眼从陆上加快向西开放,经中亚、俄罗斯、中东欧、西亚延伸至欧洲。而中亚地区是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战略支点和陆上运输通道要塞。这条国际大通道一旦全面建成,我国对欧洲的货物出口不仅可以降低运费、缩短约三分之二的货运周期,而且可以有效减轻或纾解我国对外海上运输的压力,其战略优势和价值尤为明显。而“一路”战略主要着眼从海上由东向西开放,经东南亚、南亚至印度洋,进而延伸至欧洲。这条大通道建设将注重深化与沿线各国和地区经贸投资全面务实合作,加强港口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海上合作,推动海洋经济伙伴关系深入发展。其次,从战略重点国家和地区看,“一带”主要包括东北亚的俄罗斯和蒙古国以及中亚、西亚、中东欧等国家和地区。在该战略走向上,由于一些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对外开放程度不高,其着力点似应突出“以政促经”,即将政治关系优势和地缘毗邻优势转化为务实合作优势、持续发展优势,共同打造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而“一路”沿线国家主要包括东盟成员国及斯里兰卡、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亚国家。这些国家与我经贸合作基础相对扎实稳固,其着力点似应突出“以经促政”,即将经济关系优势和周边毗邻优势转化为政治互信不断深化优势、战略合作持续升级优势,共同打造周边命运共同体,实现区域内经济、政治、安全有机融合、良性互动。第三,从战略重点任务看,中亚地区是“一带”的重要战略支点。由于该地区与东西两端的亚太经济圈和欧洲经济圈存在较大落差,加上一些大国长期在该地区经营和博弈,短期内要推动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的务实合作并取得实质成效,难度可能比预想的要大。现阶段,应优先考虑以推进铁路、公路、光缆、石油天然气管道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重点,着力打通向西经济走廊和陆上运输通道,积极推动双多边经贸投资及产业合作上规模、上水平,逐步强化我对该地区的经济辐射力和影响力,为日后深入开展双多边贸易投资协定谈判奠定基础。而东盟和南亚国家是“一路”的重要战略支点,这些国家大多属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与我山水相连、边境毗邻,是我发展周边外交关系的重中之重。现阶段,我应立足东盟、着眼周边、辐射南亚,力争在深化海洋经济合作、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方面取得新进展。目前看,由于东盟是位于这条大通道上的重要战略支点,也是我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在发达经济体增长总体放缓、全球市场需求持续疲弱的大背景下,东盟对我的战略重要性日益凸显。因此,共同打造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应是当前“一带一路”建设的重中之重。虽然东盟少数成员国与我在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方面存在分歧和争议,但随着这一升级版的成熟定型,东盟整体与我经济的互补性、互利性和互依性将更加凸显,这将有助于消除或缓解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而对于南亚国家,应在积极推进中巴、孟中印缅两大经济走廊建设的同时,择机推动开展中印、中国-斯里兰卡自贸区可行性研究。

责任编辑:刘佳音

相关阅读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倡议 一带一路战略

精彩视频

这里是一个广告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