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

中国品牌“走出去”美国研修班报名

企业资讯

探访乐视北美汽车工厂:惟有风的呼啸和鹰的盘旋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4-24 15:06

摘要:乐视控股战略副总裁阿木出任乐视移动CEO,也代表着乐视将在手机业务上倾注更多的战略、资源和创新等方面的支持。”《小时代》系列电影让乐视影业以小博大取得很大成功,但2016年上映的《爵迹》口碑不佳,票房仅为3.

据《每日经济新闻》4月24日报道,如今,乐视CEO贾跃亭可能是中国商人中最焦虑的人之一。在国内,乐视各生态子系统的不利消息不时见诸报端。在海外,乐视的摊子似乎也不能让他省心。近期有市场传闻称,拟投资10亿美元的乐视美国汽车工厂项目,如今已在一片质疑声中停摆。

那么,乐视这个位于美国内华达州沙漠地带的电动汽车工厂项目,现状到底如何呢?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荒无人烟的沙漠地带,历经曲折,终于找到了项目所在地。在现场,记者并没有发现法拉第未来的办公人员或者项目施工人员,只有雄鹰在呼啸的风中盘旋。

乐视北美汽车工厂(资料图)

“那个地方非常荒凉”

法拉第未来是贾跃亭投资的美国初创电动汽车公司。去年底,法拉第未来与内华达州政府以及北拉斯维加斯市政府签署协议,拟投资修建电动车生产基地,预计投资额为10亿美元。但不久后,乐视公开承认资金出现短缺,法拉第未来工厂更是被曝出拖欠施工方AECOM款项。

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中旬,法拉第未来公司在官网上发布了一则媒体声明。在声明中,公司表示,法拉第未来“在APEX工业区项目第一阶段的第二期已经进入工程招标程序,公司收到了五个来自美国和全球顶尖承包商的意向书。法拉第未来将在审查讨论后,沿着竞争性投标程序继续推进,并期待第二期建设尽快开工。”

眼下,距离上述声明发布已过去2个月了,项目第二期进度如何呢?对此,法拉第未来公司通过邮件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宣布的时间表仍在继续进行中,我们计划会很快进入第二期。”

尽管法拉第未来方面给出了乐观的态度,但也有传闻称,这一项目已经处于停摆的阶段。那么,项目现状究竟如何?带着问题,记者从拉斯维加斯麦卡伦国际机场出来,搭上一辆出租车,一路驶向了APEX工业区。

“你之前载人去过那个工业区吗?”记者问司机。

“很少,但也有那么几次。我载过去的都是生意人。”司机回答说,“据我所知,那里有卖切割机、卡车一类的东西。”

“听说过法拉第未来的工厂吗?有没有载客去过那边?”记者追问道。

“我来拉斯维加斯20年了,从没听说过这个工厂,不知道它是干嘛的。”司机耸耸肩,继续道,“你知道吗?你要去的那个地方非常荒凉,几乎打不到车。”

APEX工业区所在的北拉斯维加斯市,与以“赌博业著称”的拉斯维加斯市毗邻,但它们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城市。从机场一路驶出,途经繁华的拉斯维加斯大道,大概再往北开出十几分钟,道路两旁的摩登大厦和高级酒店便消失殆尽,低矮的工厂和墙后一排排的挖掘机、卡车等重型机器次第映入眼帘。

“我们已经在北拉斯维加斯了,工业园应该在市区郊外,估计还要开个五六英里。”司机提醒称。

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道路两旁的工厂开始变得稀少起来,偶尔能看到远处零星停放的卡车。除此以外,记者视线所到之处再无人烟,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荒漠。就在此时,记者发现,随身携带的Wi-Fi盒子失去了信号,一时竟有些茫然。

“这里就是APEX工业区,我们来到了茫茫荒野。说实话,对你要去的那个地方,我毫无头绪。但我会把你载到有人的地方,你可以去问问看。”司机说道。就这样,汽车继续在荒无人烟的大道上行驶,约5分钟后,记者和司机同时看到了一栋办公楼。

记者来到前台问道,“请问这附近有没有一家叫法拉第未来的工厂?”

“抱歉,我没听说过。我们是这一带唯一的一间公司,但我可以帮你查一查。”前台一位女士一面回应,一面打开了搜索引擎。“我查不到法拉第未来的工厂地址,但从网上发布的图片看,它的位置应该在这附近。”这位女士给记者指了指大概的方向。

随后记者按照指引前往,但仍旧未能找到法拉第未来的工厂。此时,再向四周望去,一片荒芜,事情陷入了僵局。

项目所在地一片冷清

一阵微风卷起地上的尘埃,除了司机和记者外,再无他人。“这里只有一条主路,我们接着往前开吧,只能边走边看了。”记者提议道。

汽车继续前行,直到看到远处一条岔道上出现了休息站,附近还有一间超市。司机拐进岔道,将车停靠在超市门口。“知道法拉第未来的工厂在哪里吗?”记者推门而入,连续问了超市里好几个顾客,大家都表示没听说过,更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就在此时,听到记者提问的超市出纳员主动表示,“我知道在哪里,距这里只有不到1英里了,朝着白色大棚方向开,法拉第未来的工厂就在那附近。”终于,顺着指引,在一条岔道口,记者看到了支在路边写有“法拉第未来公司现场管理办公区”的白色提示牌。

汽车沿着提示牌指示方向驶去,道路两边依旧是茫茫荒漠,顺着小路往前,大概行驶了1分多钟后,出现了一块新的牌子,箭头指明此处就是法拉第未来的现场办公场地。记者抵达时,正值工作日上午的忙碌时间。项目现场部分被铁栅栏围住,其余区域则是用低矮的水泥墩子围起来。

一处栅栏上挂着“施工区域”的黄色警示标识,但在现场,记者却看不到任何施工迹象。四处都是砂石,人迹罕至,只剩下呼啸的风和头顶盘旋的鹰。栅栏内支着一块木匾,写着项目相关的一些信息——“项目名称:Project Sarah(萨拉项目),许可方:AECOM,到期时间:2018年1月15日。”

记者四处走了一圈,远远看到一个工人模样的人。记者上前,发现他胸前有一个施工方AECOM的标识,于是询问其是否为法拉第未来项目的员工,他连忙摇头表示与公司不相干,并带记者找到了现场安保人员。在靠近栅栏的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子内,走出了一位穿着橙色马甲的安保人员。以下是记者(以下简称NBD)和他的对话。

NBD:“请问这里是什么项目?”

安保:“法拉第未来项目。”

NBD:“但我没看到有人工作。”

安保:“这里没有人。”

NBD:“这种情况保持多久了?”

安保:“自从我来这里以后,一直是这副模样。”

NBD:“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安保:“1个月以前。”

NBD:“你来这里就是这样,没人来也没人施工?”

安保:“对。”

NBD:“你有没有见过法拉第未来的管理人员来过这里?我看到牌子说这是管理区域。”

安保:“没见过。没人在这里。”

NBD:“AECOM是法拉第未来的工程承包商,你有见过AECOM的人来这里吗?”

安保:“对。但没人来这里。”

NBD:“什么时候他们会来呢?”

安保:“坦白讲,我不清楚。”

NBD:“那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安保:“我在这里守护现场财产。”

NBD:“现场有需要守护的财产吗?”

安保:“没错。但我还得守在这里,这是我在这里的唯一理由。”

在现场,记者看到有几个低矮的白色简易房并排在一起,安保人员告诉记者,那里不是办公区,只有拖车,没有人在里面。“这里就是法拉第未来的全部施工区域吗?”记者进一步问道。安保人员表示,沿着小路出去,还有另外一处。

按照这位安保人员所指,记者又来到了另一处法拉第未来的施工区,这里的牌子上也写着“Project Sarah”,但同样是一片冷清。项目区域被铁栅栏围住,大门紧锁。记者环顾四周未见人影,于是走到栅栏前向内呼喊是否有人。

一个同样身穿橙色马甲的小伙子从看门房里走出来,并自称是这里的安保人员,他告诉记者从去年7月中旬就来到这边,主要是负责现场安保的。当记者询问现场为何没有任何施工迹象时,他露出尴尬的笑容,并表示,“的确如此,也许有人可以回答吧。”

随后一名工程方的代表出现在现场,对记者有关项目的提问三缄其口,也带走了之前与记者攀谈的安保人员,并称自己只是雇佣来此的人员,并不清楚任何项目细节,也不适合发表评论。

乐视资金问题屡遭质疑

自法拉第未来工厂项目成立以来,内华达州财政部长丹•施瓦泽(Dan Schwartz)就多次质疑乐视缺乏足够资金,并多次公开抨击乐视是庞氏骗局。但为了招商引资,内华达州州长布莱恩•桑多瓦(Brian Sandoval)和北拉斯维加斯市长李约翰(John Lee)不仅参加了去年法拉第未来生产基地的奠基仪式,而且还在该项目受到施瓦泽质疑时,发表联合声明进行斥责,对这一项目表示了充分支持。

在施瓦泽的个人主页上,他称,不愿看到内华达州纳税人的钱被用在糟糕的交易和欺诈行为上。长期以来,他都对法拉第未来在北拉斯维加斯建电动车工厂表示质疑。就在本月,施瓦泽还在Facebook上更新道:“看到法拉第未来资金出问题的消息我并不意外。如果一年前,有关方面能够对他们的财务状况进行严格审核,内华达如今就不会搅进这样的烂摊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通过多个渠道试图联系采访施瓦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此外,对于法拉第未来工厂的进展,在实地考察前,记者还向内华达州州长和北拉斯维加斯市长发去了采访函。北拉斯维加斯市公开信息办公室Goldberg回复记者称,法拉第未来公司自身是最适合回答这一问题的,并提供了公司新闻发言人的邮箱地址。而内华达州州长办公室则无任何回应。

为了解法拉第未来工厂项目拖欠的工程款是否最终结清,记者随后分别联系采访了法拉第未来和施工方AECOM。AECOM全球对外沟通事务部回应记者称,“相关问题请直接联系法拉第未来公司”。法拉第未来公司在邮件回复中没有正面回答工程款项的问题,只是表示AECOM是公司在北拉斯维加斯工厂的工程方,并称法拉第未来和AECOM的关系非常牢固。

法拉第未来公司还透露,AECOM此次参与了项目第二期的竞标。就双方合作关系和项目进展,记者再次向AECOM进行求证,截至发稿,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乐视手机代理商锐减线下渠道生存力待考

4月10日,乐视移动高层再次做出重大调整,乐视控股战略副总裁阿木代替冯幸出任乐视移动CEO。

乐视紧绷的资金链条到底有没有松弛一点,仍是个谜。去年11月,乐视首先在手机供应链出现资金问题。为缓解供应链压力,乐视开始以“债转股”方式来挽救手机业务。

乐视的债务方——面板供应商信利电子、组装供应仁宝电脑、电线模组供应商硕贝德,拿到了乐视网子公司乐视致新的股份,乐视给出的承诺是,在2019年12月31日前,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并向证监会申报。

依靠向供应链企业融资的方式是否能让乐视手机资金链问题得到缓解,仍然存在不确定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调查中了解到,乐视目前还面临线下渠道的信任考验。

华强北5家门店只剩1家

零售线上、线下市场份额三七分,已经成为手机行业共识。线上市场的天花板,让曾经的小米、荣耀等互联网品牌也开始布局线下,乐视亦是。早在2014年8月,乐视就开启了“LePar超级合伙人”计划,也就是线下零售店的经销商模式。

时任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销售副总裁张志伟宣布,在与乐视合作期间,LePar有机会获得乐视相应金额的股权认购权利。未来3年,乐视控股公司将与LePar分享5%的股权。而根据目前乐视控股公司的规划,预计在2022年,全部LePar所能分享的股票价值将达到850亿元人民币。

乐视给渠道零售系统的加盟商户画了一个足够大的饼。依据此前乐视官网公布的LePar店城市分布图统计,2016年上半年LePar体验店数量合计有3500多家。乐视的线下零售店,除了LePar之外,还有乐视移动以及乐视入股的网酒网开设的零售店,乐视曾对外表示,截至2016年9月底,其已在全国铺设了近10000家生态体验店。

愿景诱人,但某些变化悄然到来。

2017年4月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深圳华强北走访了解到,乐视总裁贾跃亭和富士康总裁郭台铭都曾前来站台的乐视旗舰店,年初已经停业,并开始重新招商。不过,因乐视商城官网LePar店城市分布图网页已经无法打开,所以也无从判断LePar店目前的开业情况。

深圳华强北是手机零售店集中地,此前乐视在华强北有5家零售门店,分别是乐视移动体验店、LePar体验店以及乐视入股的网酒网开设的零售店,但目前只剩赛格广场一家门店。

“就这一家门店还是依靠乐视的补贴才活下来,此前销售乐视手机的零售商好多都开始销售航模了,隔壁的韦奇航模此前就是乐视的零售商。”知情人士张强(应采访者要求化名)告诉记者。

4月12日,乐视移动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们的线下主要通过LePar体系覆盖,区别于传统的零售店,其实我们是合伙人制度,与线下零售合作伙伴建立共赢关系,正在稳步拓展中。覆盖全国的LePar目前规模已达近10000家,成为乐视全生态产品与用户接触的重要平台。LePar体系的建设在2016年主要聚焦在三到五线市场。”

线下渠道的信任考验

2015年11月,张强是乐视手机在深圳的一名代理商。他对记者表示,渠道商和出货价格始终在倒挂。

比如乐视2手机电商售价是1099元,张强作为代理商,每部从上级代理商普天泰利拿到的价格是1045元,按计划转给零售商的价格是1090元,每部手机45元利润。但是因为销售不好,按照1090元的价格根本转不出去,所以日常给零售商的价格是1030元,这样每部需要倒贴15元。

虽然乐视致新对渠道商每部手机补贴从15元到200元不等,但还是难以覆盖代理商的成本。

“在深圳,据我了解乐视单月出货最多5000台,这是一个相当小的量。拿完乐视的补贴利润后月营收2万元左右,房租、水电、员工成本都无法覆盖。在去年7月出完最后一批货就不再做了。我退出的时候还是个高点,现在你看看,乐视之前在深圳有20到30家零售门店,现在10家都不到了,剩下的基本是靠乐视移动的补贴在维持。”张强表示。

另一个让张强退出的重要原因是,乐视渠道管控经常出现串货的现象。“溢价能力本来就非常低,这样一来,根本玩不下去。我代理过不少品牌,客观地说,乐视对线下渠道的领导能力比较差。我所认识的广西、湖南、湖北的乐视代理商都已经停了。”

不过,就张强的说法,记者未能从乐视方面获得证实。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广西的乐视省包商负责人叶启朝。叶启朝从今年4月份开始不再同乐视方面合作。“从去年9月份就已经开始出问题,我撑到这个月放弃的主要原因是,3月份乐视在广西的地推营销人员在减员,看不到希望了。”叶启朝称。

他对记者介绍说,“全国都没有销量,我给你举个例子,我认识有个窜货贩子以前每个月能卖60000到70000部乐视,现在每月只能卖5000部。我在广西,高峰时能卖1万部,上个月一共提了500部只卖出去200部,从去年9月到现在亏损了300多万元。”

叶启朝表示,最灰心的是在渠道最困难的时候,乐视没给任何说法来稳定其信心。“有些手机品牌,如果渠道在一款产品上亏钱了,在新产品上来的时候会想办法补给你,如果乐视给个说法,我亏1000万元也认了。渠道管控不能一碗水端平、品牌力度、产品竞争力都有问题。”

根据HIS公布的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数据排名,华为、OPPO和vivo排在前三,出货量分别为1.39亿部、9500万部和8200万部,小米出货量为5800万台,排第四名,随后依次是联想、TCL、金立、魅族和乐视。

HIS分析师王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16年乐视1900万智能手机销量,国产品牌排名第九,所有出货中线下渠道份额占到40%,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渠道主要是销售库存,并没有新的货源进入渠道商。

乐视需要抚平的还有零售门店的信任考验。

安徽一家综合品牌的手机渠道商告诉记者,“从今年初开始不再销售乐视的手机产品。”他介绍主要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从去年底开始,乐视的售后服务出现问题,消费者购机故障后,乐视没有零部件供应维修,给出的方案是需要等待两个月时间更换新机,零售最怕出现这种事情;还有一个最大的担心是,从去年开始乐视出现资金链问题,我们害怕品牌难以支撑而出现大量库存,不敢再进货了。

IT资深评论人士孙永杰认为,目前乐视手机陷入出货量与营收均下滑的窘境。如果说之前乐视手机的策略或者说模式,是以低于手机硬件的成本价来促进自身手机销量的增长,“化反(化学反应)”成乐视的会员,那么从目前看,这种模式已经失效,即在营收大幅下滑和亏损的情况下,手机销量不增反降,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品牌出货量排名前10(单位:百万部)(见图)

乐视股权腾挪消化债务手机业务资金链缓解

乐视在处理资金链问题上,充分展示了腾挪转移、长袖善舞的本领。

今年1月14日,乐视网公告融资168亿元。随后,在2、3月份,乐视以乐视致新的股权,连续向上游供应链企业信利电子和仁宝昆山股权融资,被市场解读为“债转股”。这次融资的主要筹码是乐视致新的股权,乐视给出的承诺是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

乐视手机一度扛着软件补贴硬件的“硬件免费”大旗,但在资金链紧绷的时候栽了跟头。乐视手机所属的乐视移动部门长期亏损,最终成为乐视资金链问题集中爆发的导火索。从乐视一系列融资来看,手机业务的资金链得到缓解,乐视面临的债务问题并未完全解除。

贾跃亭承认资金链问题

2016年8月,乐视手机供应链开始出现资金问题。据不完全统计,波及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涉及的货款金约有数十亿元,其中有部分已逾期。2016年11月6日,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CEO贾跃亭首次发公开信承认资金链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底,乐视手机出货量为2000万台。乐2、乐2Pro和乐Max2三款产品,售价分别为1099元、1499元以及2099元起。如果按照乐视所言硬件免费补贴政策,乐视手机平均成本价以1000元为标准,1000元×2000万台= 200亿元。过去两年,乐视手机投入成本在百亿元。

今年以来,仅乐视致新已经进行了多轮股权融资,最大一笔来自融创中国。今年1月13日公告,处于资金链断裂边缘的乐视通过出让旗下的乐视网(涉及金额60.41亿元)、乐视影业(涉及金额10.5亿元)、乐视致新(涉及金额79.5亿元)的股权获得融创中国旗下嘉睿汇鑫150亿元资金。同时,宁波杭州湾新区乐然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融资18.3亿元。

乐视致新是乐视疏解资金链问题最重要的依托。乐视网2016年半年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乐视致新资产合计为82.64亿元,负债合计达85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02.86%,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而在经营层面,乐视致新2016年1~6月共实现营收74.61亿元,净利润则亏损5687万元,不过乐视电视业务被视为乐视现金流最好的一块业务。

按照投资方案,融创中国实际上是将资金主要投向了乐视上市体系乐视网,其中包括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还有未注入的乐视影业,以及包括乐视超级手机、乐视体育等在内的非上市体系。根据公告,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计将获得资金约71亿元,其余资金将全部投入乐视生态体系。乐视手机所在的乐视移动业务可以得到多少资金补血不得而知,乐视为获得更多资金补充,开始通过向供应链企业“债转股”。

向供应链企业置换股权

首先对外披露的是乐视代工厂仁宝昆山和手机面板供应商信利电子。3月28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视致新增资扩股引进的股东,仁宝昆山以7亿元出资,持有增资后乐视致新总股本的2.15%,其中703.59万元计入注册资本的方式,成为公司第六大股东。同时,双方约定这笔交易在今年6月21日前完成交割。

去年仁宝昆山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仁宝对乐视应收账款为82.9亿元新台币(约合17.94亿元人民币),其中逾期1~180天的金额为42.5亿元新台币(约合9.19亿元人民币),已在去年第三季提列备抵呆账1.16亿元新台币。

而与乐视有业务往来的供应商中,信利电子已率先入股乐视,从“债主”变身“金主”。乐视网2月14日发布的公告称,引入汕尾信利电子7.2亿元资金。增资完成后,汕尾信利电子将成为乐视致新第五大股东,持有股份占比为2.3438%。

有知情行业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乐视在资金链问题曝出之前就有向供应链企业置换股权的动作。

记者注意到,在仁宝昆山增资之前,乐视致新的股东名单中还出现了硕贝德科技公司,在仁宝昆山增资前占股约0.05%,具体出资额并不清楚。硕贝德是多家手机品牌的天线供应商。从乐视致新股权披露来看,硕贝德科技应是在信利之后、仁宝之前入股乐视致新。记者致电硕贝德董秘办咨询,负责人回应称硕贝德为乐视提供的手机天线和指纹识别类零部件,目前入股这一事项以公告为准。

上述融资完成后,贾跃亭实际持有乐视网总股本26.45%。乐视致新方面,上市公司乐视网持股占比38.501%,乐视控股持股占比17.5548%,乐视网旗下鑫乐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持股占比1.8889%,宁波杭州湾新区乐然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占比3.8617%,乐视网仍然保持对乐视致新的控股。

乐视致新承诺应于2019年12月31日前,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而向证监会申报。可以说,其债务最终疏导向二级市场。

乐视手机还有多少债主?

除了仁宝和信利之外,乐视手机的债主还有多家,如果资金链问题不能得到解决,这些债主有可能继续转变成乐视的“股东”。

2016年底,台湾半导体贸易商文晔科技的公告显示,其对乐视的应收账款总金额为226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6亿元);其中,逾期账款金额为1874万美元。今年2月7日,台湾另外一家半导体零组件贸易商龙头大联大公布了2016年第四季财报,承认客户乐视给其带来的逾期坏账已高达15.5亿元新台币(约合3.5亿元人民币),而这也使得大联大单季每股税后纯益降到0.22元,季减八成。

除了拖欠供应链资金,2015年,乐视移动还曾有一笔5.3亿美元的可转债。2015年11月,贾跃亭曾在乐视分享一封“内部信”,“今天,我还要跟同学们分享一件大事:乐视移动智能完成首轮融资5.3亿美元,成为乐视7大子生态中首轮融资额最高的公司。”事实上,这是一笔可转债。

据悉,当时出资方主要有东方汇富、三胞集团等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上述出资机构中的其中一家确认到,当初的融资主要是以可转债的形式,等于是乐视手机向投资方借债,当乐视手机业绩向好时可选择转为股权。

“按照当时的合约,债券期限是3年,2018年5月份到期可以选择收回资金,也可以转成乐视的股份,但是合同没有详细注明转股是乐视哪块业务的股份。老实说我们现在也很头疼,希望乐视能走出困境吧。”该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高层表示。

供应链资金问题已缓解

截至目前,从部分供应链企业的态度看,乐视手机资金链紧张可能稍有缓解。 欣旺达是乐视手机主要电池供应商之一。欣旺达董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乐视在去年稍有欠款,因为手机电池单价较低,3、4个月的应收账款几百万数额,对财务没有影响,目前来看与乐视的合作逐渐正常。

今年3月,乐视某负责供应链的高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手机和电视的供应商群体还是分得比较开的。关于乐视手机的资金链问题,该高管表示手机的欠款问题确实存在,目前有好转,但还没有完全解决,手机产品的生产处于非常紧张的恢复过程。此前由于乐视硬件产品负利定价的销售方式给企业资金带来了一定的压力,接下来产品会从负利定价提升到经营成本之上定价。

“IDC数据,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总销量增幅为2%,从各个机构的预测数据来看,未来两三年手机销量同比增长均会在5%以内。而在全球前五的手机厂商中,也仅有OPPO、vivo、华为和金立这四家国产厂商实现了超过20%的大幅增长。到2017年,不仅是出货量大比拼,更多的是产业链研发、供应能力、渠道以及品牌生态圈的较量。从手机市场的压力来看,留给乐视的空间不多了。”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咨询了乐视移动方面,其负责人回应称,“乐视手机供应链资金问题已经得到缓解,此前的供应商问题已经通过多种合作创新的方式进行解决,超级手机研发、生产、销售等所有环节均良性运转。乐视控股战略副总裁阿木出任乐视移动CEO,也代表着乐视将在手机业务上倾注更多的战略、资源和创新等方面的支持。”

注入再延期乐视影业28个月“上市”未果

编者按

【 在贾跃亭勾画的乐视生态三大体系中,乐视影业归属于以上市公司乐视网(300104)为核心建立起来的互联网视频生态系统。乐视影业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互联网生态的影视内容,并升级为IP运营公司,与整个乐视生态协同。从2014年12月6日乐视网公告“拟在未来一年内将乐视影业的控股权转让给乐视网”开始,乐视影业的动向就吸引着资本市场的密切关注。然而,乐视网在2016年5月披露并购乐视影业预案后,却又在半年后宣布重大资产重组无法完成。

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并购乐视影业终于有了新进展——公司公告称,预计新的重组方案将与2016年年报同时披露。然而,4月20日年报披露日,久等的重组预案并未公布,但乐视网却提到,先前乐视影业98亿元的估值预计将下调。

与此同时,乐视影业身处的中国影视市场发生了明显变化:2016年电影票房增速明显放缓,IP市场号召力不再那么灵验。乐视影业2016年以71.5%的增幅成为行业增速第一的公司,但其投资的两部大片《盗墓笔记》《长城》并未达到预期。如此背景下,乐视影业能否实现曾经承诺的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5.2亿元呢?】

4月1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当日上午开市起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并购乐视影业的新的重组方案预计将与公司2016年度报告同时披露。

但到了年报发布的4月20日,新的重组方案再次延期。公司方面透露,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相关工作尚未全部完成,股票延期复牌。

从2014年12月底推动的乐视影业“上市”再度遭遇搁置,至今已有28个月。乐视网称,乐视影业的预估值预计将会发生下调,但具体金额尚未最终确定。

影视并购监管趋严估值下调在情理之中

2017年初,乐视影业来了位新的战略投资者——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睿汇鑫。贾跃亭的老乡、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为资金链紧张的乐视“输血”160亿元,其中包括以10.5亿元的价格受让乐视影业15%的股权,旗下嘉睿汇鑫成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

按照嘉睿汇鑫受让股权的价格估算,乐视影业的估值约为70亿元,这与2016年5月并入乐视网预案中的估值98亿元相比,缩水了大约28.6%。乐视影业CEO张昭表示:“孙宏斌投乐视影业的估值,是乐视影业C轮融资的价格。”

成立于2011年的乐视影业曾进行过三轮融资。2013年8月A轮融资后估值15.5亿元,2014年9月B轮融资后估值达48亿元。2015年4月乐视网股东大会上,公司宣布乐视影业即将完成C轮融资,但并未披露融资信息。孙宏斌为乐视“输血”后,这也是乐视影业方面首次公开提及C轮融资的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70亿元的估值接近乐视影业2015年9月29日增资后的估值,当时乐视影业估值约为69.75亿元,那次增资乐视影业引入了孙俪、邓超、黄晓明、孙红雷等十余名明星股东。

乐视影业到底价值几何?贾跃亭在乐视与融创中国的战略发布会上是这么说的:“(上市后)乐视影业最起码价值300亿元以上,并不是98亿元,但我们这次(融创中国注资)不是做IPO,这次只是一轮PE,我们装入的价格(98亿元),相当于一次准IPO。”

不过,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的分析师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融创中国注资时乐视影业的估值70亿元,其实就相当于在缩水。去年没能成功,一是监管层对并购监管趋严,二是乐视影业做不到2016年的业绩承诺,所以自己否定了预案,待时机成熟,乐视影业仍将注入,但估值、业绩都可能会下调。”

事实上,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乐视影业估值下调也在情理之中。4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称,南方一家券商投行高管透露,影视、娱乐、文化类的再融资项目将遭到“劝退”,这些行业的并购重组项目也会被“劝退”。

这一消息并未得到监管层的回应。但从2016年5月开始,监管层就对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行业的跨界定增监管趋严。2016年9月修改后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实施,影视娱乐类的并购重组遭遇“寒流”。暴风集团、 万达院线、 唐德影视等多家上市公司未能完成影视资产的并购重组。

目前,监管层对上述监管并未有松动迹象,而且业内研究人士指出,影视传媒类并购通常具有高估值、高业绩承诺的“双高”特征,这类并购在监管审核中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基于此,乐视网将要抛出的这份并购案仍处于“风口浪尖”。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告诉每经记者:“现在外界关注的不仅是乐视影业的估值下调,更重要的是预案出来了,能否核审通过。”

注入为增厚业绩2017年乐视影业“上市”最重要

2017年至今,乐视网发布了6次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目前新的重组方案还未尘埃落定。算起来,从2014年12月6日乐视网启动并购乐视影业以来,至今已有28个月。

但“上市”又是必须的。乐视影业CEO张昭在2017年初的投资者交流会上曾表示:“2017年最重要的事就是推动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

在贾跃亭勾画的乐视生态中,乐视影业是以乐视网为核心的互联网视频生态体系中的重要部分。这个生态体系还包括乐视视频、乐视云计算、乐视超级电视。乐视影业将与乐视网旗下的花儿影视形成内容互补,通过与整个乐视生态的协同,从“互联网+影视”的模式升级为“互联网生态+影视”模式。

当然,乐视影业不仅是生态的内容提供者,更对增厚上市公司利润至关重要。乐视网2016年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5亿元,同比减少3.19%,这也是公司净利润增长6年来首次回调。

然而,在此前发布的2016年业绩快报中,乐视网原本预计利润总额为4019.36万元,净利润为7.66亿元。业绩快报与年报公布业绩的大幅反差,再次将乐视推向舆论风口。

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告诉每经记者:“这是乐视网营业利润较差的一年,急需填补利润降低估值,并入乐视影业最大的作用就是能提高上市公司利润。”

知名科技文化投资人曹海涛告诉每经记者,“乐视影业也承受着财务投资人的压力,投资人进去一般都会签订对赌或回购,投资乐视影业4~5年还无法退出的话,财务投资人也会受不了。”

但乐视影业对2017年上市公司利润的贡献能否达到预期,并不好说。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向每经记者表示:“今年再公布注入方案,接下来还有证监会反馈,时间会比较长。即便顺利完成并购,乐视影业的利润也最多能并入上市公司第四季度财报。从资本市场角度来说,也贡献不了太多利润。”

票房“片片过亿”难掩失意2017年片单仍未公布

乐视影业拟以98亿元整体估值注入乐视网的预案中,乐视影业曾作出业绩承诺:2016、2017、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10.4亿元。

但乐视影业2014年和2015年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只有6445万元、1.36亿元,2016年的净利润承诺与2015年相比,能否实现增长2.8倍呢?

尽管乐视影业的估值将下调,新的方案中业绩承诺也将从2017年开始计算,但乐视影业2016年的盈利情况仍是估值的重要参照。那么,乐视影业2016年的经营状况到底如何呢?

行业增速第一票房未及预期

2017年初乐视网投资者交流会上,乐视影业CEO张昭称2016年成绩“让所有人瞩目”。2016年中国影视行业表现不及预期,电影票房增长3%,但乐视影业票房增速达71.5%,位居行业第一。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排第二位的光线传媒增长率为50.5%, 博纳影业增长3.5%,而万达和华谊增速分别为-75.9%、-58.1%。

张昭说:“拉开更长的时间尺度来看,从2012年到2016年,5年时间,乐视影业每年票房的平均增长率差不多在65%左右。”张昭将乐视影业票房逆势飞扬归功于这些年一直在扩张的地网队伍。

乐视影业从2011年成立之初,就将自己定义为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但张昭并不是仅仅发展内容的互联网营销,而是同时解决地面服务,将线上目标人群导向电影院。张昭透露:“目前乐视影业地网团队已有260~270人,覆盖全国一半以上影院,占75%的票房市场。”

2016年乐视影业是行业投资发行影片数量最多的企业,共发行11部,实现国内票房39.3亿元。在票房市场占有率上,乐视影业排名第二,第一是光线传媒。

早在乐视影业2014年9月完成B轮融资时,张昭就勾画过乐视影业的票房生长曲线。当时他表示,乐视影业2015年预计出品发行影片20部,50亿元票房目标;2016年预计出品发行影片25部,75亿元票房。但事实上,乐视影业并没有完成这样的愿景。2015年乐视影业影片总票房为22.75亿元,2016年总票房也比当时预期的少了35亿多元。

按照2016年乐视影业39.3亿元的票房规模,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对乐视影业实现5.2亿元净利润并不乐观,他告诉每经记者:“估计很难达到,《长城》《爵迹》这两部投入较大的影片应该都是亏的。”每经记者就此给乐视影业发去了采访提纲,但乐视影业并未接受采访。

2017年片单迟迟未能公布

2016年乐视发行的11部影片中,有两部影片(《盗墓笔记》《长城》)票房过10亿元,其他9部票房在1亿~3.8亿元不等。按1亿元左右票房规划的中小成本影片,张昭认为都取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率。“一部电影,若是3000万元以下制作成本,加上1500万元宣发成本,那就是4500万以下的投入。如果票房1亿元,片方能有大概5000万元收入,500万元的利润相对于3000万元的投资,年回报率16%~17%,是相对良性的。”

但张昭也承认,两部票房破10亿元的大片未达预期,“由于大盘的变化,最大的项目如《长城》《盗墓笔记》没有当时预期的那么高。”《长城》制作成本达1.5亿美元(约合10亿元人民币),万达收购的传奇影业、乐视影业、环球影业等均有投资。乐视影业曾披露,截至2015年12月31日,给影片《长城》摄制组的预付款为1.2亿元。乐视影业还负责《长城》在中国市场的发行。

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的分析师告诉每经记者,“乐视影业在《长城》的总投入大概是20%。”对于《长城》有没有达到预期,张昭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只是说:“学习上的预期一定达到了。”但他未正面回答有没有达到投资回报上的预期。

截至4月23日,《长城》在北美上映接近尾声,全球票房3.3亿美元,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说:“无论是内容还是票房均未达预期。”而上述互联网传媒行业的分析师则向每经记者表示:“《长城》乐视影业很难做到盈利。”

2016年堪称乐视影业的大年,投资了《盗墓笔记》《爵迹》《长城》三部大片。为此,乐视影业在2015年底举行了一场以“不服不行”为主题的2016年新片发布。但2017年乐视影业似乎“底气不足”。每经记者通过乐视影业了解到,2017年尚未发布片单。从现有公开信息看,今年第一季度,乐视影业上映的电影只有《熊出没•奇幻空间》,目前排了上映档期的还有《记忆大师》《奇门遁甲》。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向每经记者表示,2017年第一季度已然结束,乐视影业还没有今年主要产品的片单,这显得有些费解。

乐视影业引来“半个娱乐圈” 明星分享机制成效几何

3月18日,张艺谋的新片《影》在北京举行了开机仪式,这是张艺谋与乐视影业合作的第三部电影。张艺谋是乐视影业通过资本合作拉来的最大牌的电影导演。

除了张艺谋、郭敬明等导演,乐视影业股东名册还有一连串闪亮的名字,孙俪工作室、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冯威(冯绍峰),此外,刘涛、秦岚、李晨、倪妮工作室等众明星通过北京锦阳持有公司股票。

圈下“半个娱乐圈”,让乐视影业风光无限。

华谊兄弟也曾用相似的方式绑定了知名导演冯小刚,但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的公司签订了对赌协议。乐视影业将张艺谋、郭敬明、李力、李蔚然、高晓松5位导演、制片人称为核心竞争力资源,但并没有用对赌,张昭表示:“电影的盈利目标不是靠对赌,不是一个人就决定了业绩。”

不过,乐视影业用约定合作期限、合作影片数量的合作协议绑定了上述导演、制片人的黄金时期。每经记者注意到,张艺谋、郭敬明、高晓松的协议均与乐视影业的“上市”时间密切相关。

例如,乐视影业对张艺谋自2013年5月17日起至乐视影业成功上市(IPO或被上市公司收购)之日,5年内担任导演的所有影片拥有独家优先投资权和独家发行权。这意味着,如果乐视影业不上市,那么张艺谋的签约5年期将显得遥遥无期。有业内人士向每经记者分析说:“观影群体越来越年轻化,其实张艺谋的电影不再那么有票房号召力,只是个人品牌影响力还在。”

而郭敬明则是乐视影业看重的IP电影的拥有者。《小时代》系列电影让乐视影业以小博大取得很大成功,但2016年上映的《爵迹》口碑不佳,票房仅为3.8亿元。张昭说:“哪怕《爵迹》没有达到大家的票房预期,我们也有不错的票房回报。”但乐视影业与郭敬明合作,还要制作系列IP电影,光是对《爵迹》系列就规划了至少5部。然而IP对票房的持续号召力正在衰减,郭敬明未来的IP能否延续《小时代》,还不好说。

除了导演,乐视影业还有十余名股东是明星演员。影视公司有演员股东并不稀奇,一大目的便是深度介入演员的影视作品。这方面,唐德影视尤为突出,范冰冰是唐德影视的股东,范冰冰的影视大戏唐德影视都是主要出品方,而唐德影视收购范冰冰的公司“爱美神”不成,又换成了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

但目前来看,乐视影业并不像唐德影视那样操作。乐视影业方面称:“孙红雷、黄晓明等明星都是作为财务投资人,以市场化的方式出资入股的。入股价格为入股时的市场公允价格,与其他财务投资人的入股价格相当。”

能够看得出,乐视影业对导演、明星演员的绑定程度是不同的。知名文化科技投资人曹海涛认为,尽管乐视影业没有深度介入明星演员们的多部作品,但目前的合作模式仍是非常聪明的,“在融资一线,相似的模式、财务状况下,有明星的估值更高,可能与没有明星的公司估值差两倍。乐视影业有那么多明星演员,暗示其有很多资源和人脉,还可以发展粉丝经济等业务。”

(文/每日经济新闻 孙宇婷)

相关阅读 乐视 企业走出去 海外投资

精彩视频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