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网是一带一路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权威网站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新华丝路4.0版,更懂你

新华丝路首页 > 智库报告 > 免费报告

从“监管沙盒”看我国互联网金融监管制度的发展

2017-04-13 08:34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摘要:不论是现在的“沙盒监管”还是近段时间热门的fintech,国内其实早就已经突破了概念上的限制走上了实践的道路,国外一些貌似高大上的概念,声称走在我国的前面,也引发了国内的跟风。却没有注意的到国内已经实质性走进了实践的进程中。

在监管领域最近有一个十分热门的概念:监管沙盒(也译为“监管沙箱” “沙盒监管”)其概念是基于互联网的一个名词sandbox,原意为计算机中用以隔绝病毒的软件设计。将sandbox的理念,作为一种延伸应用到金融领域中,来应对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一系列技术对于金融的影响。争取做到在保证新金融业态的稳定的同时,最大化的实现创新的目的。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监管沙盒”的理念。

一、监管沙盒与我国"柔性监管""软法治理"的理念

第一、沙盒监管的理念在我国的监管制度中早已有之

目前监管沙盒的概念已经在英国等国家出现了探索,因此国内也开始出现了要学习这个事物的呼声。而实质上,不论从是逻辑上还是从现实中来看,监管沙盒对我国而言并非是新的事物。实际上,国人现在有点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感觉,在很多方面只要是外国人提出来这个东西,就认为应该向外国人学习。究其原因在于这几千年来,中国人的自信在近几百年来逐渐被打掉了,矫枉过正,变成了”言必称西”了。似乎人家一定比国内更好,其实监管沙盒这种玩法中国也有类似的做法,比如,我国的这些试点,地方试点或者行业试点,让它在一定范围内在一定的行业领域中去尝试做一些创新,并且允许他们试错纠错,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如果能验证成功再推广到全国各地和各个行业去,核心理念其实和监管沙盒是完全一致的。中国的“试点引路”和“监管沙盒”本质上是一致的,从大的方面来说,中国几十年来一直是这么玩,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无论是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是设立经济特区都是这样的。另外,温州允许设立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以及设立温州的经改试验区,金融领域也是这么在干,因此没有必要把监管沙盒抬的那么高,把自己贬得那么低。

第二、监管沙盒的创新性

监管沙盒的核心理念确实有一定创新,就是借鉴了技术发展的思路,来进行监管技术的创新。过去鼓励金融创新主要是经营层面的创新,但对监管者自身的理念、技术手段却没有提到更高的一个高度来反思,监管沙盒的出现其实是一种新的监管技术创新。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理念创新和制度创新的叠加。所以跟以往允许试错来说,以前更多的是一种理念,通过监管沙盒就有一种技术的保障和技术的实现方式。它其实是适应了一个新的潮流,就是技术、金融和制度三维一体,或者我所说的深度融合、一体化构建的成果。这种一体化构建不是等经营的创新以后再来监管的创新,它是不一样的。以前监管总是说,你们慢点慢点,按暂停键;现在不按暂停键,跟你们一起跑,所以这有非常大的创新意义。但这并不是英国人最先提出来的。

二、我国互联网金融监管制度的创新历程

监管要和金融创新一起探索创新和容错试错,中国早在互联网金融刚刚兴起的时候——2013年就提出来这个理念。

其背景在于2012年国内正式提出互联网金融的概念,我们就在全国各地直到世界各地去宣讲沟通交流,在我们到了美国、香港等地交流时,外国人找不到一个相应的词来交流,陷入了尴尬的境地。美国人讲电子金融,网络金融,但是没有讲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和以前的电子金融和网络金融不一样的地方在于:

第一、互联网金融强调互联网作为一个基础设施已经渗透到社会经济的各个层面,成为整个人类社会的一个基础设施。以前电子金融或者网络金融是金融机构用电子计算机用网络来完成工作。

第二、互联网金融强调互联网的“互”字。就是在金融体系中各种组织各个元素互相连接互动。原来是单向的,有中心的;现在是多向的,同时在线互动的。因此,不管是监管者,还是消费者、经营者都同时在这个网络上。要同时来进行探索、创新、试错、容错、纠错这一种思路。当时提出一个理念叫“柔性监管、软法治理、动态合规”。把这三个方面结合到一起的。“柔性制造”“柔性监管”都意味着多方在线,协同创新这种玩法。特别是“软法治理”,提出让并不具备立法权的组织和地方来制定行业的规则、地方的规则,这就是中国独特的监管创新思路。并且在本人提出这个理念后也得到了央行和其他监管部门的认可和支持。

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出来中国实施柔性监管和软法治理的实施路径:

倡导发起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通过行业协会来进行软法探索。所以柔性监管的实施理念在2013年就正式进入实施层面了。民间组织管理有关领导,要求发起成立地方深圳市的互联网金融协会,在这方面,我国比外国早得很,但是国内的研究者不懂实际情况,盲目的看纸面上和所谓外国的东西。我国的柔性监管、软法治理的理念从2013年开始正式进入实施层面。成立互联网金融协会从中央到地方,分别都有成立。

充分发挥已有的行业性组织的作用,比如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中国投资基金协会,都分别对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进行了相应的监测、调研以及搭建平台沟通。本人也是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互联网金融委员会的专家,也参与了中国投资基金协会关于众筹的有关调研,通过引导行业的发展。

地方试点,如北京市金融局的指导下,海淀区成立了互联网金融中心,设立了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并且制定了有关规则,引导互联网金融企业入园进行孵化、培育,有关监管部门还会在其中评审、监测。

三、我国基于“柔性监管”“软法治理”的监管创新已进入实践阶段

同时国内不仅有理念,还有实体平台来进行监管创新。

2016年北京市建立了一套基于互联网大数据监测系统,对北京市互联网金融企业进行监测,并且开发了冒烟指数。冒烟指数即为当被监控对象出现了一定风险时,就会提示红色(有一定风险),甚至是黄色(高度危险),蓝色代表安全。以此为基础来实现监控。

此外还在北京创立了一个监管黑匣子创新,就是将被监控对象数据全部采集,借鉴航空部门的黑匣子理念,不出事不打开看,一出事就打开。我国的这个黑匣子理念跟sandbox,不谋而合,而这个概念在2013就已经被推出,比国外的沙盒监管的理念出现的更早。

这一段历史要写完整,就必须要深入中国自己的实践中,而不是光看人家纸面上的。

除了北京市以外,还有其他各地方,比如深圳,除了推动深圳成立协会之外,还支持深圳市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做试点。深圳才有了一批允许登记的,命名为金融信息服务机构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出现,才鼓励腾讯发展微信支付等。

深圳因为已经有了互联网生态,只要允许互联网企业做金融,就可以迅速赶超。比如腾讯,开放他做支付、借贷、销售基金、证券等,一下就可以做大。其核心的理念还是用企业进行试点,成熟后再往外推广。所以无论是通过重点企业,还是通过区域、行业,国内已经进行了一些试点,行业协会等等。这些与监管沙盒的理念都是一致的。

当然,在科技、金融、制度一体化构建的过程中,确实科技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可能为创新提供了更多的技术手段、实施路径和保障条件,但是也可能被放大风险,加快传导,可能会被不良企图的人利用,这是需要警惕的。所以,在金融创新和监管创新的时候,确实应该辩证地来看待。

四、自己书写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历史

事实上,不论是现在的“沙盒监管”还是近段时间热门的fintech,国内其实早就已经突破了概念上的限制走上了实践的道路,国外一些貌似高大上的概念,声称走在我国的前面,也引发了国内的跟风。却没有注意的到国内已经实质性走进了实践的进程中。

这些年国内的互联网金融监管制度已经有了自己的切身体验。我是北大法学院毕业的,但是我本科是学历史,研究生学哲学,博士才开始学法学。我当时开始做互联网金融研究的时候,导师问你是不是脱离本行了?我说不是,我说我本质上还是做历史研究。同理,对于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监管,过去我们用笔来写历史,现在我们用行动来写历史;过去我们写别人的历史,现在我们自己来写历史!

(作者黄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罗浩

相关阅读 互联网金融

精彩视频

新华丝路数据库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