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网是一带一路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权威网站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新华丝路首页 > 智库报告 > 免费报告

中巴经济走廊:在荆棘中延伸

澎湃新闻网 2016-06-29 09:39 陆洋

摘要:中国和中资企业在参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时候,一定要做好当地的宣传,积极与各方势力对话,也要建立相应的监督机制,使项目的实施能够实实在在惠及当地人,尽可能降低由于信息不对称及文化价值观不同造成的风险。

在荆棘中延伸

今年5月初,中国的网络媒体上出现了一则巴基斯坦部分人士抗议中巴经济走廊游行的消息,游行的组织者为信德联合阵线(Jeay Sindh Muttahida Mahaz)。针对这个游行的消息,国内也出现了一些相应的评论。无独有偶,5月底又出现了关于中国人在巴基斯坦卡拉奇遭到攻击的事件,而攻击者正是一个叫做信德革命党(Sindhudesh Revolutionary Party)的组织。这两个组织到底是什么性质的组织,它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这样的组织又会对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下面就是笔者对此的一些分析。

巴基斯坦是根据“两个民族理论”(即印度教徒与穆斯林是两个民族的学说)建立的穆斯林国家,伊斯兰教为其国教,“少数民族”定性为非穆斯林。这种基于伊斯兰教宗教认同的民族划分是忽视巴基斯坦各民族个性的,在实践上带来了诸多问题。巴基斯坦也是个多民族国家,有旁遮普、信德、俾路支和普什图四个主要民族,还有哈扎拉、奇特拉尔、卡费尔等少数民族。这些民族各自都有自己的语言和民族认同,因此一个统一的国家认同的建立一直是巴基斯坦的难题。自独立以来,巴基斯坦以族群为基础的地方民族主义运动此伏彼起,严重挑战了国家的统一和完整性,并带来极大的国家安全问题,最为突出的例子就是东巴基斯坦的孟加拉民族主义运动。英国人1947年离开南亚次大陆的时候,把英属印度分成了两个国家,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之后几年间,大量的印度穆斯林从印度迁移至巴基斯坦,这一过程中引发的大规模的穆斯林和印度教徒之间的冲突和仇杀,成为印巴两国人民心中挥之不去的痛。独立后巴基斯坦包括东西两部分,东巴基斯坦的主体民族为孟加拉族,1950年代巴基斯坦政府在政策上倾斜西巴基斯坦,忽视了东巴基斯坦的利益诉求,造成孟加拉族人的离心倾向日益增强,最终在1971年独立成为孟加拉国

巴基斯坦恐怖主义盛行,除了境外势力的影响,巴基斯坦国内的民族问题引起的恐怖主义一直是巴基斯坦恐怖主义的主要源头之一。我们比较熟知的俾路支省恐怖主义,就是由俾路支省的分离主义极端分子制造的。其大名鼎鼎的俾路支解放军就曾在中巴走廊东边出海口瓜达尔港项目建设过程中发动了多起对中国工程人员的袭击。而最近的这两起事件,显示出信德省的分离主义运动针对中国人的袭击已开始浮出水面,有必要引起我们的警惕。文章开头提到的两个组织,就属于巴基斯坦信德省的地方民族主义组织。

信德是巴基斯坦的东部省份之一。信德人对自己的语言和文化有强烈的自豪感,他们认为自己的文化源于印度河流域文明。印巴分治之前,印度教徒在城市中占主导地位,操纵着经济命脉,而穆斯林大多是农村人口。印巴分治后,绝大多数信德人依然居住在本土农村,而信德印度教徒则被迫离开信德省,前往印度。进入信德省的印度的穆斯林大部分定居在信德的卡拉奇、海德拉巴、苏库尔等城市,这些印度穆斯林自称穆哈吉尔,正好填补印度教徒离开信德城市后留下的位置,掌握了经济上的资源。由于刚建国的巴基斯坦特别需要各种专长人才,而穆哈吉尔人普遍受过较为良好的教育,很快就在巴基斯坦的政治经济生活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并把他们说的乌尔都语定位国语,这导致说信德语的信德人在政府机构的任职中处于不利地位。乌尔都语对于巴基斯坦的各个本土民族而言是外来语,语言上的因素以及压制巴基斯坦本土民族诉求的做法导致巴基斯坦地方民族主义在20世纪50年代的兴起。信德民族主义也正是在这一时期酝酿。现在卡拉奇是信德省的首府,也是巴基斯坦最繁华的大都市,拥有最高的人均收入,然而信德内陆却十分贫穷,公共服务例如教育、医疗水平极其底下。这使得很多信德人怨恨不满,认为他们从巴基斯坦成立起,就遭到了殖民主义的压迫。在政府机构和军队的低代表率,低就业率,财政及其他公共资源上的分配不均等,被信德人认作他们被中央政府忽视和边缘化的重要证据。

信德民族主义运动领袖萨义德(Ghulam Murtaza Shah Syed)是个传奇的人物,他曾经在印巴分治的时候支持巴基斯坦独立,而巴基斯坦独立后,他却转向政府的反面,追求信德的独立。从那时起,萨义德大部分时间都在监狱里度过,直至1995年去世。萨义德不仅仅是个政治家,还是一个非常多产的作家,写过60多本书,领域涉及历史、政治、文化和文学。由于巴基斯坦政府对信德的民族主义文学进行审查,他的作品大部分被禁,一直到近些年才被在西方的信德民族主义者放到网站上通过互联网传播。萨义德死后,他的追随者就各立山头,不断分裂,目前已有十多个要求从巴基斯坦独立的政治团体,其中就包括上面提到的两个组织信德联合阵线和信德革命党。尽管信德独立的主张并没有得到大多数信德人的支持,然而造成的安全隐患却不容忽视。自2002年起,信德省分离主义势力活动日益猖獗,发生了很多针对铁路和政府机构的炸弹袭击,很多案子都没有办法找到肇事者。近年来崛起的一个军事化组织信德斯坦自由军(Sindhudesh Liberation Army)被认为是信德联合阵线的地下军事翼,可以与俾路支省的恐怖主义组织俾路支解放军相提并论。

巴基斯坦政府对于中巴经济走廊这样惠及巴民生的工程是全力以赴支持的,经济走廊建设下的项目和工程人员自然不可避免地成为宗教及民族主义极端分子发泄对政府不满的目标。走廊自2013年提出以来,已经进入了实施阶段,首先面临的是道路的互联互通。按照一个走廊,多个通道的原则,优先在西段进行走廊通道的建设,以照顾不发达的西部地区。随着走廊在西段建设的开通,要经过的一个重要省份是开伯尔-普什图省,而该省的主要民族普什图族和阿富汗的最大民族普什图族是同一个民族。普什图人是塔利班最重要的支持者。美苏入侵阿富汗造成大量的阿富汗难民滞留在开伯尔-普什图省,改变了该省原有的人口社会结构,首府白沙瓦的难民人数就已大大超过了该城原有居民人数。该地区部落林立,自成体系,政府没有办法进行有效的控制和管辖,普什图族和省内少数民族哈扎拉族之间也有矛盾,有各自的民族诉求。跨境武装,宗教极端势力,民族主义以及部落的因素互相交织,造成这里极其复杂的社会政治状况。随着项目在开伯尔-普什图省推行,未来这个地区的反华行动也有出现的可能。

中国推行“一带一路”计划,就站在了风口浪尖上,项目在所在国内部就会经受各种力量的博弈,遏制和搅局在所难免。中国要做的是在进行经济投入的时候,兼顾其他国家内部的社会和政治结构。巴基斯坦的安全与发展,与中国稳定新疆及西部周边,开拓西部战略通道密切相关。按照中方的思路,帮助巴基斯坦发展经济,能够改善巴基斯坦的安全状况,压缩极端分子的空间,经济合作和安全合作,两个轮子要一起转。中巴两国作为全天候的战略伙伴,对于巴基斯坦的支援,也是战略信誉的体现。然而就中巴经济走廊而言,走廊建设能否获得巴基斯坦地方力量的认可,如何让被边缘化的族群和阶层的利益在中巴经济合作中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使走廊建设能够产生预期的社会和经济效益,是中国政府和中资企业需要直面的话题。中国和中资企业在进行走廊建设的时候,一定要做好当地的宣传,积极与各方势力对话,也要建立相应的监督机制,使项目的实施能够实实在在惠及当地人,尽可能降低由于信息不对称及文化价值观不同造成的风险。

(陆洋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后)

责任编辑:罗浩

相关阅读 中国 巴基斯坦 经济合作

精彩视频

新华丝路数据库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