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网是一带一路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权威网站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新华丝路4.0版,更懂你

新华丝路首页 > 智库报告 > 免费报告

香港的“超级联系人”不好当

FT中文网 2016-05-19 07:40 梁海明

摘要:香港未来必须更主动一些,与内地各省加强合作,结成伙伴关系共同抱团打拼,尤其是泛珠三角地区合作,在争取成为区域性的跨境数据信息中心,以及打造亚洲区金融合作平台等方面发挥自身优势,协助对外推广“一带一路”合作,才可令香港在“一带一路”中获得实在的地位,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超级联系人

香港在“一带一路”的地位和作用是什么?外界普遍认为,作为国际化程度高、贵为世界三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的香港,可发展成为“一带一路”的超级联系人,以及发挥融资中心的作用。

我对此并无异议。然而,若细细考究下来,香港要发展成为“一带一路”的超级联系人和融资中心,难度并不小。

“一带一路超级联系人”的提法虽好,但要落地较难。香港的国际化,近年来其实主要是美国化和欧洲化。香港所熟悉、擅长的西方金融服务、法律制度等,在多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并不大适用,依照西方的规则手法与沿线国家的合作,很可能效果不佳。对于不少中亚、南亚和非洲等沿线国家,香港更是与北京、上海、广州等内地城市并无多大本质差别,都是中国的一个城市。

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外交事务由中国中央政府负责管理。香港特区政府的官员即便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官员常有联系或有私交,但外交无小事,相关合作如涉及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府层面,在对等原则之下,主导权是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上,香港可独力主导的地方不多。

在成为融资中心方面,并非所有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项目,都属于“一带一路”项目,只有符合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这“五通”的项目,才有可能成为“一带一路”项目。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项目,若符合“五通”要求,且被认定属于“一带一路”项目,除了有政府政策扶持和财政补贴之外,还可通过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国家政策性银行、专项建设基金的低息贷款优惠,大多无需通过香港或海外进行融资。

如果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投资的项目,仅仅是普通的海外投资项目,那要在香港获得融资难度同样不小。香港的金融机构运作成熟,监管严格,都是以追求收益、减低风险作为贷款的核心原则,但不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局并不太稳定,也时有单方面撕毁合同的事情发生,风险并不小。对于要“走出去”的中国内地企业这类融资需求,并不容易在“在商言商”的香港金融机构中获得满足。

此外,“一带一路”超级联系人、融资中心等的提法,首先是要潜在合作方有需求,并找上门才有可能成事,将香港置于被动位置,不够主动。何况,香港希望能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大潮中,还出现了如下几个不利因素,值得中央政府、香港特区政府和各界深度关注。

其一,部分党派和政治团体对与陆港融合大唱反调,不少民众也对“一带一路”态度冷淡。香港今年是立法会选举年,明年是特首选举年,每逢选举之年,部分泛民党派为获选票而操弄民粹,逢中必反的社会氛围,对香港融入“一带一路”建设非常不利。甚至,一些党派人士指责香港特区政府积极参与该战略,是为“讨好中央”,扭曲了“一带一路”给香港发展所带来的积极作用。

我在香港的实地调研中,也发现众多香港市民对“一带一路”态度冷淡。他们认为该战略并不会给他们带来实惠,或者表示其只是股市上的一个炒作概念,市场上“炒风”瞬息变换,该概念未来或会慢慢消失。

其二,香港中小企业当前的参与热情并不高,大多对“一带一路”持观望态度。虽然特区政府官员、商界领袖近年来在大小场合言必称该战略对香港有重大商机,但据我的调研发现,香港众多中小企业认为,由于大部分中小企业都是轻工、服务行业,他们大多认为较难参与到“一带一路”的金融、基建和大型项目中。

同时,很多香港中小企业也认为,由于没有足够清晰、准确的信息显示中小企业在“一带一路”也能发挥作用,即使他们想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一是不知道要向中央政府哪些部委“投石问路”,才能更好地参与进去。二是不知道如何将计划中的项目打造成为“一带一路”的项目。

香港目前共有约32万家中小企业,占香港企业总数超过98%,聘用了约50%的私营机构雇员。换言之,“一带一路”对中小企业吸引力不大,将很可能成为香港参与该战略建设的一道较难跨越的门坎。

其三,香港青年对“一带一路”普遍无感。虽然不少香港特区官员、政商界人士都会热议该战略为香港青年、大学生们带来美好前景,但大多所谈的比较虚,实的地方不多。对于广大亟需寻求就业机会和上升空间的大学生、青年们,并不能够充分了解该战略可给他们带来哪些就业机会,带来哪些增值空间,带来多少加薪幅度。

虽然一些机构曾提供少量和“一带一路”相关的实习岗位,但在僧多粥少之下,显得车水杯薪,久而久之,官员和商界领袖口中的“大饼”,愈发让香港的青年、大学生们产生“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感觉,对参与“一带一路”开始兴致索然。

其四,香港一直没有研究“一带一路”的专业团队。在很多香港人眼中,该战略研究的门槛很低,我在香港调研最深的感受之一,是香港几乎每个领域的专家、学者,都乐于在自己的领域中谈论“一带一路”,却难免相当分散和流于表面,未能涉及核心。部分人的言论和观点,甚至是从内地研究“一带一路”的学者处改头换面而来,未能完全能够结合香港的实际。

然而,“一带一路”的门坎并不低,“一带一路”是地缘政治、国际关系、军事、外交、经济、贸易、金融、文化、传播和产业等的结合体,如在研究上“单打独斗”,未能聚集各领域专家一同攻关,则较难切入重心,得出可“落地”的实质成果。而且,研究“一带一路”也不宜闭门造车,只有频繁地登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航班,不停地走在中国内地各省区市的道路上,才能找到思路,而有了思路,才有丝路。香港目前缺乏的,正是这种“一带一路人”。

鉴于上述的种种问题,香港未来若要在“一带一路”中获得相应的地位,发挥应有的作用,除了在超级联系人、融资中心等方面继续深耕、增值,使之能与“一带一路”更加紧密结合,更加能够落地之外,也必须结合周边地区最新情况作出准确的自我评估,也不能再以旧思维坐等中央政府给予优惠政策。

香港未来必须更主动一些,与内地各省加强合作,结成伙伴关系共同抱团打拼,尤其是泛珠三角地区合作,在争取成为区域性的跨境数据信息中心,以及打造亚洲区金融合作平台等方面发挥自身优势,协助对外推广“一带一路”合作,才可令香港在“一带一路”中获得实在的地位,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梁海明 智谷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一带一路”百人论坛研究部主任)

责任编辑:罗浩

相关阅读 中国香港 金融合作 投资项目

精彩视频

新华丝路数据库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