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网是一带一路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权威网站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新华丝路首页 > 智库报告 > 免费报告

TPP、“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建设:关系与前景

2016-05-17 09:38 秦升

摘要:亚洲的未来在东亚,东亚的未来在中国,中国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引擎。争夺话语权的最终目标是为国家利益服务,TPP缺少经济增长最快、潜在市场需求最大的中国显然不符合TPP成员国的利益,将中国纳入TPP或者FTAAP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1-150312104251L1 (1)

亚洲的未来在东亚,东亚的未来在中国,中国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引擎。争夺话语权的最终目标是为国家利益服务,TPP缺少经济增长最快、潜在市场需求最大的中国显然不符合TPP成员国的利益,将中国纳入TPP或者FTAAP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随着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立法程序的不断推进,关于TPP的讨论成为美国大选的重要议题。尽管TPP协定已于2016年初由12个国家共同签署,但美国总统候选人的消极态度迫使人们重新看待TPP通过的前景。与此同时,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中国已经与13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自贸协定,中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中日韩自贸区建设正处在谈判阶段,由美国发起、APEC国家共同推动的亚太自贸区(FTAAP)谈判也已经列入日程。如何理解这些在中国周边地区交错重叠的合作机制,如何看待这些合作机制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的影响,是中国制定周边经济战略的重要前提。

从促进经济增长的角度来看,美国主导的TPP解决的是经济存量和生产能力的短期释放问题,而“一带一路”解决的是地区经济长期增长的问题。TPP生效之后,12个成员国之间的贸易水平和投资水平会相应提高,这种提高的根本原因在于关税水平的降低、投资壁垒的消除,以及一系列不利于贸易自由化的规则的改变,其核心在于降低交易成本。由此而导致的经济增长是对已有的生产空间和生产能力的释放,释放完毕之后各国贸易水平将维持在一个相对较高的位置,但是协议签订初期的经济迅速增长将会消退。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战略则不同,沿线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城镇化以及市场规模方面具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和市场需求。“一带一路”所激发的经济增长对应的主要是工业化尚未完成、居民收入存在较大提高空间、产业发展尚不成熟的发展中国家,其潜在市场需求会随着经济增长不断提高。因而,“一带一路”所倡导的精神是动态的、着眼于长远的发展,即通过基础设施建设首先带动社会发展和进步,为工业化创造良好的环境。其次,通过产业转移和产业升级带动居民收入的提升,进一步扩大市场规模和市场需求。这与TPP利用规则降低交易成本所提倡的静态发展观是完全不同的。

一旦各个成员国能够顺利完成TPP的立法工作,最晚到2018年,TPP将开始影响超过全球40%的经济和贸易往来,正式成为世界上最大、水平最高、范围最广的自贸区。美国在21世纪贸易规则制定方面领先一步,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战略优势得到确定,其对亚太局势的影响将不可逆转。这一点突出体现在FTAAP的制定上。2015年APEC宣言提到:“我们重申在《实现亚太自贸区的可能路径》中明确的愿景,亚太自贸区应当是高质量的,并且涵盖下一代贸易投资议题。我们注意到近期本地区自贸协定的发展和亚太自贸区可能路径取得的进展,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达成协议,我们鼓励早日完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在APEC宣言和TPP协定中将TPP、RCEP和FTAAP联系起来,说明各个成员国在亚太自贸区的建设路径上已经达成了共识,FTAAP的建设只可能存在三种方式:第一,TPP不断吸收来自APEC的新成员逐渐发展为FTAAP;第二,RCEP不断扩大规模发展成为FTAAP;第三,TPP和RCEP融合而成FTAAP。

鉴于TPP先于RCEP达成共识,亚太自贸区如果在近期启动,那么美国将在FTAAP的谈判中占有绝对优势,无论是在规则制定方面还是国家(TPP中其他11个成员国)支持方面都将对中国形成巨大挑战。目前,哥伦比亚、菲律宾泰国韩国印度尼西亚都表达了加入TPP的意愿从而成为潜在成员国。上述分析表明,未来FTAAP的建设极有可能以TPP协定为谈判蓝本,这样就更加确立了美国在国际经济规则制定方面的主导地位,同时也加强了其与亚洲盟友之间的联系,确保了“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顺利推进。

然而,亚洲的未来在东亚,东亚的未来在中国,中国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引擎。争夺话语权的最终目标是为国家利益服务,TPP缺少经济增长最快、潜在市场需求最大的中国显然不符合TPP成员国的利益,将中国纳入TPP或者FTAAP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在此之前,中国有能力也必须加快以中国为中心的区域自贸区建设。从经验上来看,中国同时具备了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的基础,中国已经和包括东盟、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内的13个国家和地区建成自贸区。其中,2016年初已经实施第二轮降税的中韩自贸区对中国未来参与高水平的FTA建设具有重大意义。中韩FTA的签订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日本形成了压力,加速了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进程。从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角度来看,尽快完成RCEP谈判并在沿线国家推动中国主导的FTA协定有利于降低中国在东道国的投资风险,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制度保障。以往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过程中遇到的很多问题都与东道国法律法规不完善、不健全有关,FTA将与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一同构建“一带一路”的市场保障、金融保障和法律保障。从建设FTAAP的路径来看,早日建成RCEP并与其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自贸区有利于中国在面向未来的国际规则制定方面发挥主动权,营造适宜于当前中国发展阶段的国际经济体系。TPP毫无疑问代表了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集团的利益,而RCEP由东盟发起,从参与国家的比例来看,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发展中国家,两者的竞争关系非常明显。由于中国和东盟已经建成了自贸区,如果RCEP能在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基础上通过扩展实现,一方面可以提高谈判效率,另一方面也能体现中国的发展意志。中国应当尽量避免FTAAP通过TPP扩容的路径产生,努力促成以RCEP为基础的FTAAP发展路径。

面对重叠复杂的区域合作机制,中国要在“一带一路”大战略的指导下冷静推进自贸区谈判,不能为了自贸区而建设自贸区,否则将是缘木求鱼,得不偿失。中国必须在明确经济发展需要、经济转型需要,在考虑经济新常态的基础上稳步推动有利于中国国家利益的自贸区建设,将区域制度和经济规则真正为我所用,更好地服务于中国周边经济战略。

在规则制定、地缘政治和发展空间的视角下,TPP协定的达成使中国面临巨大压力,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利益得到制度性的保障,综合影响力进一步提升。但从各方反应来看,关于其是否能够帮助美国恢复经济增长仍然存在较大争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指出,TPP协定是对大企业和富有人群的“馈赠”,制药公司尤为受益,其中的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ISDS)有可能挑战美国的司法体系和民主制度。作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关键环节,TPP初期推动并不顺利,采取秘密谈判的方式为外界所诟病。随着亚太局势的变化,特别是中国“一带一路”的推出,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成立,中国崛起速度之快迫使美国两党弥补分歧共同推动TPP。

(秦升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责任编辑:罗浩

相关阅读 TPP 自贸区 一带一路

精彩视频

新华丝路数据库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